白木朽斋

只想当个写故事的人

七夕写点什么……

在馄饨馆看了一会儿扶摇
然后……emmmmmm
男主回味着女主的名字: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然后会心一笑……
我咬着馄饨怀疑了一下这么多年来学过的东西……
这tm难道不是网络调侃版【你咋不上天】……???????
????????????????????

犯懒的时候,打开58同城,输入北京海淀区
两室一厅
顿时倍感精神,再不学习只能住厕所,现实教做人

作死不带手机出门,捧着瓜找不到车
在38度满是大太阳的室外挪了三公里回家
被晒化成油,吃着用命换回来的热乎瓜哭唧唧
面朝大海,晒成人干
。・゜・(ノД`)・゜・。
今年怎么了,夏天要成精了吗

猎毒人这个结局……
……
只想说白瞎赵毅和魏海了……
对编剧无话可说
然后被新流星花园刷了一遍屏……
辣到双眼通红
本木突然有一种报社的冲动
打开晋江的号……
老子要写一部辣到拉稀的青春校园爱情!

十亿

闲着没事,好久没写东西了,手都生了_(´ཀ`」 ∠)_真的好想写文,好想念曾经码字的自由时光


01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赚它十个亿。

这句话是王宗耀二十年前说的,且不同于如今拥有名利财富和地位的首富“一个亿”的小目标。如今坐拥三百亿的王宗耀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想知道天高地厚。

我脚下踩的地方就叫地,我能摸到的高处就是天。

一身流氓的气息,走在街头跟着舞厅前的几束暧昧灯光放肆地扭扭腰,再将兜里仅剩的两个子儿一股脑地扔进墙角的破碗里,冲着看不清面目辨不清性别,只知道说谢谢爷的人一努嘴。笑眼眯缝了一刻,然后转身间就勾搭上了巷角里一直等待着的安静的人儿,大摇大摆地进了街尾的小酒铺。

一眯笑眼,两杯酒下肚,打开歪话三四篇,五六粒花生米,脚步七摇八晃,讲大千世界光怪陆离,两杯烧酒之间梦里人间十回还。街头巷尾,家长里短,朝堂江湖……无所不知,无所不言。无所不可知,无所不敢言。

这是金凯瑞不可想象的生活,自小被大院落里的书香塞满了鼻腔和大脑,却被高高的围墙束缚了目光。一堵青石墙,留在墙内里的都是无趣。

而什么是有趣呢?好像跟自己活的方式不同的人就是有趣的人——人都对能活在自己爱而不得的生活里的人抱持极高的兴趣。

王宗耀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三教九流什么人都交,然后一股傲气直冲云霄。那人豪迈得像个侠客,鼻孔朝天活得潇潇洒洒,好像他在的地方,就是江湖。

所以自打机缘巧合下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金凯瑞街上闲逛碰见了王宗耀,就迷上了这个人,以及他的生活方式。而王宗耀,他看着这个小少爷,掂量了一下觉得他应该能付得起午饭的烧鸡钱,就带他去河边抓了次泥鳅,尽情地玩了一下午。

一来一回,俩人就勾搭成了一对神奇的组合。

王宗耀刚开始对金凯瑞并没有多大的结识兴趣,他认为书呆子家里无趣的味道会传染,因此刚开始金凯瑞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叫他老大。可后来他就发现不对,自己好惹事,哪家的酱缸又砸了,哪家的小姑娘又被拆了辫子,哪家的鸡窝里又没了三个蛋……为此没少挨家里的板子。

这些是王宗耀除了逃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有了金凯瑞这个小弟就不一样了。这人一身铜臭味,有的时候人情世故是不需要懂的,只要你有钱。

所以金凯瑞是个,无趣,但是有钱,有用,所以要带着,最好寸步不离的人。

板子就再没吃过——蛋没了?要蛋还是要钱?拆了辫子,要辫子还是要钱?酱缸砸了?昂……要酱还是钱?

钱。

金凯瑞抱着一兜子烧饼,揣着叮咚响着的小钱袋费劲巴拉地翻墙,王宗耀乐得合不拢嘴,收好东西后带着小少爷东跑西颠。

既然混成了搭档,就开始合谋干点什么事。从偷瓜偷玉米,摘人家熟透的大樱桃,到拆人家的栅栏去偷鸡……刚开始金凯瑞还非常有心理负担,总觉得这样不好,从小先生就教育他说做人得懂得礼义廉耻……但是他又不想拦着王宗耀,他叉个瓜然后被大婶追出半里地的样子实在让他肚子都笑疼了。

那怎么办呢。还是老办法!交钱!

于是金凯瑞每年逢年过节的钱都攒起来,不为买糖人,不为给隔壁院里的小丫头买新头绳,全给了王宗耀,作为偷鸡摸狗的资本。偷个瓜,土里留个大子儿,偷个鸡,就留两个……后来搞得老城区里一片儿家家户户夜不闭户,就等着王宗耀来摸。

从小到大六七年,几家人靠着王宗耀摸鸡养富了子女,过年的花衣裳换了一套又一套……

因鸡生情,哥俩的感情跟焊的一样结实。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媒人一个又一个跟滚豆子一样来,又像滚豆子一样去。谁家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家的姑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西施见了都要羞一下,谁家的姑娘干得一首好活还能生儿子……王宗耀和金凯瑞的口径无比的一致:不见,不要,嫁别人吧。

然后回过头来俩人一凑合,划着小船去郊游,十里柳堤好景致。

先发现这事不对的是王宗耀的爹,老爷子嘬着烟袋一横眉:无论如何,今年必须成一个,不用你选了,我替你决定了,李家那姑娘不错,准备婚事吧!

还有,离金家那小子远一点!

王宗耀自然是脖子一梗:不去!我爱跟谁一起您不用管了!

对被儿子顶撞这事儿老爷子已经形成了自然反射,二话不说拎起拐杖就开始抽:我让你不听话!多大人了还不听话!你跟金家那小儿子过去得了!

王宗耀被打得直蹦,脚步灵活地躲着略显笨拙的拐棍。却是在老爷子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动作迟疑了一下,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也没躲开。

反应了两秒就开始往家门外跑,边跑还冲着老爷子惊恐的脸边喊:谢谢爹!我这就找凯瑞去!

您这么说,我就当您答应了!

别反悔啊!

02

出了门一路小跑的汗水有助于帮助热得发烫的大脑降温,王宗耀一溜烟地跑到金家大门口才发现自己即将要说出口的话是多么的有跨时代意义。

这年代哪能说这种话,让金凯瑞跟他走,还想把人家孩子拐来自己家做媳妇,甭说什么世俗眼光,俩人的爹就是一道过不去的关。

放慢了脚步后,迟疑着一步步往金家大院走,可即便慢,也是一点一点地在向那个方向移,没有一点后退的意思。王宗耀想着想着突然就噗嗤一下笑了。

这才发现他考虑的一直都是除了金凯瑞之外其他人的想法,可是一点都没怀疑过他着从小到大竹马竹马的好兄弟对他有没有相同的意思——毕竟平时就很明显嘛,小公子哥被他这几年强化训练得干什么坏事都脸不红心不跳,本来秀气清澈的眼睛跟他混久了都直冒贼光。

上次路过人家果园还扒着栅栏往里看,指着树上累累的大石榴:宗耀,我想要那个。

放在几年前,金凯瑞必定说得怯怯的,且一定哆哆嗦嗦地:宗耀,我想……买那个。

现在是不同了,比如向来拖拖拉拉的金凯瑞说完他“想要”后就开始付诸行动,回头两眼精光地朝他一斜眼:那边有个狗洞!走!

……

就这么个人,现在跟他脸皮差不多厚实的文化人,在成年后再没见过他脸红的人——那天王宗耀来找他愤怒地拍桌子说与其让我跟齐家那姑娘结婚,我还不如跟你呆一辈子——说完后这人半天就没吱声,王宗耀疑惑地看向他想知道为什么他不接茬时,就发现这人平日里素白的一张小脸刷地一下就飘上两坨红晕。

为了掩饰尴尬,还欲盖弥彰地咳嗽了两声,装作镇定地双目直视不远处的鸡窝:“宗耀,想吃鸡吗?”

……

王宗耀就这么开窍了,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抑或是时代之限制,都不重要!既然跟他成亲的又不是父母,也不是媒人,更不是这个虚无缥缈的时代,那为什么要让这些不相干的事来左右他的选择?

一脚踹开门,叉着腰笑着看惊呆在院子里,站得老老实实正装模作样看书的金凯瑞。

“跟我走,干不干?”

“去哪啊?”

这辈子就跟我过了!大富大贵不敢保证,但是肯定让你活得比现在自由,还高兴!——本来王宗耀是这么琢磨的,也是这么准备的,但是临门一脚愣是没说出来。

不光哑了口,还在小少爷的目光里红了脸,通红通红的脸蛋跟那天的金凯瑞别无二致。

话滚了几圈也没敢出口,只好环顾了下四周,底气虚得一塌糊涂地:“……吃鸡!”

向来敏感通透的人两眼放光,与平时的兴奋不同,欣喜地把圣贤书往身后一扔,奔着王宗耀飞奔过来,一脑袋头发脱离发蜡的束缚随风张扬。



活像张飞。

03

最后这句话是时隔好几年,俩人在租来的小房子里窝在被窝里忆当年时王宗耀的评语。

憋了好几年,终于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金凯瑞也不生气,当年小少爷的温润如今全变成了腹黑,比如现今已经人到中年的人半躺在他身边,眯起的眼一斜,手捏着他腰就狠狠拧了一圈。

王宗耀疼得吸气,金凯瑞还是眯着眼没放手:“现在反悔,老子就把你胯下的东西剁了!”

“错了错了,”已经比当年沉稳成熟许多的男人连声认错,又像当年一样嬉皮笑脸,“我哪敢啊……”

这才松开了手。

又叹了口气:“这样的日子不行……”盯着乌漆嘛黑遍布污渍的天花板,“以前没觉得钱有多重要,现在……”长长地呼了口气。

王宗耀顺着他看的方向瞄了一眼,一只蜘蛛似乎在黑暗中吸吮着被禁锢起来的昆虫,又看了看他身边躺着的那个人,还是清秀的一张脸,不过眼角已升腾起几丝褶皱:“是不行。”

暗自下了决心,也就这样把一个天方夜谭出了口:“十年,荣华富贵。”

金凯瑞一撇嘴,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将那人横飞的眉收入眼底。

那几分凶狠,从来就没变过。

几年前,俩人终于在偷鸡的过程中确定了关系,王宗耀领着他回家,可预料地迎来老爷子朝着俩人的一顿拐杖后,这人月黑风高时只带了一身换洗衣服,轻装简行地半夜来找他,活像个采花贼一样翻窗户进来,吧嗒一口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草草收拾了他衣柜里的东西,将整洁的衣柜翻得乱七八糟,生生是在金凯瑞的地盘上留下了自己风格——之后便抓着两个人少得可怜的行李,抓住他手腕一路疯跑带他翻墙。

响动太大,惹急了金老爷子,几条狼狗加上左邻右舍,在小树林里展开了一场骂声连天的追逐。

手电筒的光晃得两个人慌不择路,左蹿右躲只顾着逃开身后的“追兵”,也不知到底逃到了哪里。

四周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个气喘吁吁的人时,已到了河边。

一轮弯月挂在天空中,银辉洒得水面波光粼粼。

当初那条摸泥鳅的小河,趟过去就是踏上了去另外一个城市的路。

王宗耀狡黠地一笑,带着几分对未来的凶狠憧憬,朝着河对岸一努嘴深吸一口气:“敢不敢?”

金凯瑞坐在河边累得话都说不匀,但还是坚定地:“谁不敢谁孙子!”

……

“行,我信你一次,”长相很是清雅的人闭上眼,“明儿起来规划一下,往前走得有个计划。”

还是少爷的思想,一步一个脚印的思维模式,这让王宗耀嗤之以鼻:“要什么计划,先来个小目标。”

“万元户?”金凯瑞眼也不睁。

“那太少了,”王宗耀也闭上眼,悠悠地:“十个亿。”

终于又重新睁开眼:“……你就吹吧。”

“你倒是看看我有没有吹,”也同样睁开眼,笑嘻嘻地摸过来,“要是十年后我没达成目标,老子胯下的东西随便你剁……”

金凯瑞只是嗤笑:“切丝还是切丁?”

……


昨天看完西红柿,今天才反应过来
哦二爷二奶
诶二爷二奶!
卧槽!
这对好吃啊!!!!!!!!因为二奶,所以二爷年轻时和家人吵翻,然后带着二奶去了外地,一辈子如一终身未娶,还白手起家一代传奇
(╯°Д°)╯︵ /(.□ . \)卧槽卧槽

以及感觉西红柿这片子有得深挖
魔幻现实主义
其实有好多可以说一说讲一讲
入邪教了

最后说二奶的颜真美好(刨除年轻时演琼瑶剧的那种傻气……)二爷的假牙也不赖_(:з」∠)_

猎毒人这个剧情……刚开始我以为只有女主的人设是bug,结果这两天看了看剧透,呃……
感觉好好一部剧拍成了沙雕聚集地
毒枭傻得可以,警察蠢得一批
俩卧底在贩毒集团里行动自如大会小会开个不停
万一暴露,看出破绽的人不是我方特情就是十秒内嗝屁
看个电视剧,满屏都是共产党
_(´ཀ`」 ∠)_到底斗啥呢,都是自己人
楚天南也改个名吧,别叫会长了
全称
中国驻缅川特别缉毒大队大队长
入党保平安

我就知道,周立波这个事一出来到我大乐乎一定能找到各种文……现实版总裁文,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系列
本来辣眼睛,但是看完tag下的一篇之后感觉入邪教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深感曾经的车开得如此贫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