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39


68

李达康不是愚钝的人,听沙瑞金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了大半。今天的民主生活会果然不简单,暗涛汹涌。

田国富那含义模糊的眼神,和沙瑞金洗手间里犹豫不决的行为……这样都说得通了。

不过李达康在录像带一事后就对他和沙瑞金关系的暴露早有了心理准备,此刻也没太慌张——他抽口烟想,既成如此,又能怎样?

可听到沙瑞金的这句话,让本淡定自如的李达康情绪起了波澜,他故意问:“沙书记,这是什么意思?谁的错?”

沙瑞金没听出来李达康话中的不满,苦笑:“我的错,是我太冲动。”他不是没计算过这个问题的后果,只是太过高估自己一把手的能力,以为以自己的手段和统御能力可以将汉东束于股掌之间。他拄着洗手池边缘,镜子里看自己略显苍老憔悴的面庞,声音低低的,“达康,近一段时间私下里不要再见面了,远大的事通过方韦联络,其它的事如果实在有必要,短信联系,尽量不打电话。咱们两个的事最近风传很盛,纪委那边也盯着,先避避风头。”

李达康黑暗中熄灭手中火星,自嘲道:“我李达康,没做过偷偷摸摸的事,没做过栽赃陷害的事,从没被纪委盯上过。自从跟了你,我什么事都做尽了。”

沙瑞金被他堵得说不出话,他只能望着镜子里的人,狠狠责怪他思虑不周,才搞成今天这个样子。

沙瑞金喉结滚动了下,咽下去一口苦,他想索性都说了吧,也不能瞒着他:“达康,还有一个事。今天中央的意见回来了,省长……恐怕要重新考察你。”这句话应该怎样表述才不伤人,沙瑞金想不出来,他顿了一下说:“对不起,达康。”

电话那头又一次没了动静。以往的沉默沙瑞金只当是乐趣,可今天的静寂让他快要发疯,他想听他说话,骂他也可以。可是他知道他不会,他是李达康,强硬是他的外在,温柔是他的内里,不擅表达是他的常态,沉默则是他的习惯。他其实没有真正见过李达康发火时是什么样子。他对李达康还是了解得不够。

李达康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可直面它时仍觉得难以接受。重新考察的极大可能性是他此生无缘再上一步,省会市委书记这个职位也许就是天花板。一瞬间仿佛自己又被扔回半个烂尾的林城,顶着青天白日,任谁也救不了他。

“你说说话,达康。”沙瑞金胸口闷闷的疼。自责和愁心裹成一团。

“不说了,挺晚了,睡觉吧。”李达康没等沙瑞金回答,自己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话筒里咔嗒一声,沙瑞金慢慢将手机放下。只觉得胸口疼痛愈烈,今晚是怎么了?他捂着痛处扔了手机去找药,怎么会这么疼。他心脏一直不太好,但自己的运动工作张弛有度,情绪也控制得很好,很久没有犯过了。

沙瑞金蜷着身体靠在卧室门边吞下药,疼得哆哆嗦嗦地摸出烟。戒了多年的烟瘾似乎今晚再一次发作,迫不及待地护着火苗点上烟狠抽了几口。他捂着胸口的痛楚,想,这样不行。

不能陷得太深了,这样对谁都没好处。都过了为感情飞蛾扑火的年纪。他该调整一下,李达康不该是他的弱点。

69

坏消息总是传得很快的,幸灾乐祸的人永远不缺。李达康提职遭阻这件事很快就在汉东干部队伍里流传开来,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李达康确实结仇不少,易学习吃午餐时就听到两个干部谈起李达康,虽然没提名字但指向也是很明显了。

“得亏没让他再上一步,不然以后提职就难了。这个人为了自己自私到连老婆都能不要,你还指望着巴结他靠着他提职?我跟你说我为什么现在都还上不去,那不就因为……”

“哎对了我听说他和他老婆分居那么久是因为……都说他和……书记有……啊……”易学习听到身后刻意压低的探讨声,他就算没听清也知道说的是什么。近期流言实在是,沸沸扬扬。

沙瑞金他倒是不在乎,他主要是想护着点李达康,本就琐事缠身,如今省长又飞了,总不能到头来连名声也臭了。易学习回头递过去一个狠戾的警示眼神,两个人注意到他这一记眼刀,都识相地闭上了嘴。

易学习匆匆吃过饭,坐在办公室静下心想了想,取了抽屉里的几份材料盯了半天,他知道如果现在去和李达康沟通这件事,那么有很大可能还会吵起来。他琢磨来琢磨去,却也是不说不行,拖不得了。一拍桌子起身便离开了办公室。

李达康推开门笑着进屋:“老易,等好久了吧。”

这倒是和易学习想象中不太一样,原以为又会看到李达康凄风惨雨的状态,没想到这人从容如常。

李达康听秘书说易学习来访就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进门之前就想好了要说的话。他现在还能笑得出来不是因为愉悦,而是无可奈何。人生多历风雨,知道很多事接不接受都既成定局,悲观点说这是命。那便如此吧,看开点。毕竟努力做好当下,未来兴许还会有机会。

易学习见他心情还好,安下心,对即将要说的话题有了几分把握。

“还行,也没有太长时间,我过来之前也没跟你打招呼,能见到人我就很满足了。”易学习也笑,“怎么样达康,这两天还好吗?”

李达康拧开茶杯盖,放下手里的文件坐下来喝了口,随口答:“还行吧。”

易学习还是有些担心他,毕竟他是那么要强一个人,工作和升职该是他人生中唯一的目标。他思忖着怎么问他显得不突兀:“我听说……”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李达康挑眉问:“怎么,老易,跟我说话还吞吞吐吐的?你听说了我和沙瑞金的事还是听说我不能提拔了?”李达康倒是坦然。

易学习直接呆住了,这也太直接了一点。

“达康,我是想说,省长呢,以后还有机会。”

“嗯,”李达康简单应了,放下茶杯双手虚握拳身体前倾,这是他一认真起来的习惯动作,“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说说吧,是不是万晟查出证据了?”

易学习舒口气,谈得这么顺利是他没想到的:“这才是我认识的李达康。”他把手里的资料和收据证明都放在桌上,向前一推:“本来我可以直接交检察院,这些材料其实就可以批捕了,但想着还是来跟你说一声。”

“之前呢,想着也不给你添麻烦了,等你升迁了再说。可是现在不行了,你把招标会延后这个做法吓到了他们,我听说万晟涉案的几个人最近正谋划着远走高飞。”

李达康粗略地翻了翻几眼桌上的一沓,也没仔细看,靠回椅背端起茶杯:“按章程抓吧那就。”

易学习愣了:“那南临江园招标就没有万晟这样资质的公司了吧?有替补吗?”

李达康喝了一大口茶,微微皱眉咽下去:“有没有替补,不是都得抓吗?替补什么的,开发商多的是,还能找不到爱赚钱的商人?我不在乎多等等,反正江宿区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建完的。我提不上去,那就只能折腾京州了,有大把时间慢慢来。”

李达康爽快地挥手:“抓吧抓吧。”

易学习笑了,眉头舒展开,跟他开玩笑:“你这次看得这么开?经济呢?GDP不要了?”

“我再抢GDP,它也超不过北京上海,而且再着急,也提不了职,哎呀稳扎稳打吧。”李达康今天说的,确是肺腑之言,急也没用,反倒是容易出乱子。手头麻烦够多了,可别再添火加柴了。

易学习认为李达康开窍的状态简直不可思议,他望着他喝茶的样子,笑眯眯开了个大胆的玩笑:“认识了沙书记之后果然不一样。”

然后李达康一口茶就咽岔了道,剧烈地咳嗽着找纸巾,茶水也洒在桌面上了小半杯。易学习憋着笑过来给他擦桌子衣服,被李达康满脸通红地抬眼瞪着:“老易!咳!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俩……咳,什么关系都……”李达康不爱撒谎,“什么关系都没有”这句话也是出不了口。

过了半天李达康才平静下来,脸色还是红的。易学习帮他把文件收回文件夹里,看了看李达康五官清秀的脸。他有时也会觉得李达康长得不错——不是英俊型的,但就是看着舒服,虽然下垂的嘴角显得刻板。

易学习也顺着流言想过把李达康和沙瑞金放在一块是个什么情景……两个人若是静态的话他觉得还可以,可要是带入到日常情侣的打情骂俏中易学习还是接受无能,过不去道德原则的坎,只觉得辣眼睛。他惟愿流言空穴来风。

李达康最后咳嗽了几声。易学习挥散一脑袋的胡思乱想,严肃起来:“那达康,我就准备动手了。”

李达康清了清嗓子,点头:“马到成功。”

评论(21)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