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余生49

                      89
    一大早陆亦可就发现了侯亮平的不对劲。

    口哨也不吹了,小步伐也不颠了,穿着身制服大踏步地走进办公室后就坐在办公椅里思考人生。

    陆亦可把手里的卷宗推给林华华,甩着辫子钻进侯亮平办公室:“怎么了侯大局长,工作积极性不高啊。”

    如雕塑一样静坐的人眉间都是凝重的,拳头拄着脑袋看了陆亦可一眼,突然两眼放光:“你坐下,咱俩探讨一下。”

   “你觉得李达康有没有可能受贿?”

    陆亦可拉了下转椅坐在侯亮平对面,突然听了这话显然没反应过来,但摇着头回答得斩钉截铁:“不可能啊。”

   “你不会是忘了欧阳菁说的话吧?”

   “我没忘,”侯亮平食指抵着下巴,“但人是会变的。”

   “况且仅凭只言片语,没法描述出一个人的本性吧?”

   “但欧阳菁说的至少不会太离谱,二十多年的夫妻生活了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一定很了解啊,她也没必要美化李达康。而且我听说王大路送给李达康的房子他也没要吧,”陆亦可皱眉看他,“你怎么又怀疑上李达康了?是因为孙迪那个事?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王大路?高官收礼也是门技术,也不是谁的礼都收啊,”侯亮平摸了下头往后一靠,一副困扰的表情,“王大路的礼他能要么?目标太大了吧。”

   “可李达康干实事,而且在百姓当中口碑也不错,”陆亦可正过身子来半趴在办公桌上看侯亮平,“改革大将,心怀家国,我直觉他不能。”

   “当时他正处于上升省长的风口浪尖,表现得好百姓风评好也很正常。”侯亮平斜着脑袋抓起一直钢笔悠悠转着,“而现在省长这儿弄岔了一步,上不去了,你怎么知道他心灰意冷之下不会放弃一些东西?凭直觉——呵!凭直觉靠谱吗?”

    陆亦可盯着侯亮平好一会儿,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侯局长,您这哪是跟我商量啊?这明明是想说服我也说服你自己。”

   “要是你真的怀疑李达康,那就上报省委,直接上报沙瑞金呀。”

    侯亮平听了“沙瑞金”这三个字,浓眉皱了起来,抬眼看她一双扑闪的眼睛:“你呀,脑子都不转转弯。”

    侯亮平放下笔起身拽平衬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陆亦可不服气:“我怎么了?”

   “唉,”侯亮平探身从抽屉里拿了笔和本,觉得跟陆亦可讲不通,也不想多费口舌,“今天去核实昨天你拿回来的材料,越快越好。”

   “然后立案,又抓一窝贪官!”陆亦可拍了下手顺着他说下去,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又立了一功,侯局长今年晋升的希望很大啊。”

    却不想被侯亮平一记白眼:“抓什么抓?擒贼要擒王!”

   “啊?又放长线钓大鱼?”陆亦可越来越搞不懂侯亮平的意思,一头雾水地挠挠头,“那核实完了之后呢,去干嘛?”

    侯亮平摇了摇头叹口气,只觉得自打赵东来被审查之后陆亦可的智商直线下降:

   “先控起来,看看有什么幺蛾子。”


    方韦和付河东约的是上午九点。

    十点多的时候东西就到了手里,方韦一点没耽误,按照和李达康约定的时间地点准时赴约。李达康也如约趁着中午午饭时回家了一趟,跟方韦做了个短暂的交接。

    之后顺理成章地留他在家里吃了一顿便饭。

    杏枝看了看人,脸生,但看李达康笑盈盈的态度,也客客气气地把他迎进门。

    已是六月末,暑气渐浓,方韦嫌手串热,圆润发亮的珠子上都沾了汗水,摘下来在桌边一放。

    李达康给方韦的碟子里夹了一筷子肉:“我下午还有会,时间紧,只能简陋点了,别嫌弃啊,以后有机会我再请你。”

   “您这说的什么话。”

    方韦连声道谢地接过杏枝盛好的米饭,捧起来碗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李达康的脸色。

    他想起来昨天晚上沙瑞金那个炸毛劲就一哆嗦。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稀奇,他和沙瑞金掐架掐了很多年,但都仅限于口舌打架,这次被沙瑞金用正经语气半认真半威胁地跟他说要扒皮抽筋之后,方韦才意识到昨晚跟李达康吐槽他的严重性——估计俩人打了一架?

    多大岁数了,还真是小两口。

    李达康感觉到方韦不时瞄他的眼神,抬头看他一眼:“怎么?”

   “您跟沙书记吵架啦?”

    李达康没有回答倒是反问:“沙瑞金找你茬了?”

   “没有。”方韦在李达康盯视的目光中咽下口菜,微微有些尴尬,“还生气哪?”

    李达康夹了口菜没回应,低头扒了两大口饭。

   “其实沙书记对绝大部分人还是很负责的,”似乎李达康火还没消,方韦想着还是劝劝,劝自己毕竟心善没办法,“其实这事儿说到底都是一时冲动,男人都有需求旺盛的时候。”

   “是是是,”李达康端着饭碗皱着眉点头,表现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样子,“我也没说别的不是?”

   “吃饭。”

    方韦无奈地听着李达康命令一般的口气,端起饭碗默默扒拉着米粒。

    气氛突然尴尬静寂,空气一度安静,闷热的气流在房间中徘徊不去。

    窗外的知了叫得喧嚣。

   “对了,录像带您打算怎么处理?”方韦受不了这种死寂的气氛,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销毁?”

   “录像带啊,”李达康嚼着饭瞥了眼盘子旁边黑色精巧的小东西,突然头一扬,“留着。”

   “留着?"方韦惊讶地看着李达康,“留着干什么?”这不是个定时炸弹么?……难道要做纪念?

   “留着给沙瑞金解决需求。”

    李达康面无表情地消灭掉最后两口米饭,撂下筷子抓起那盘黑色的东西就上了楼。

    方韦很少压抑笑声,这次却也是不敢出声。只好看着李达康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后狠狠捂着嘴。

    杏枝把洗好的水果端过来,看到沙发上米白色布衫的人肩膀抖成了筛糠。

                       90
    万晟集团素来和远大集团不对付,这事张芮才略有耳闻,但是他也一直都以为是小摩擦。直到这次上司跟他说让他把材料匿名寄给王峰廷的妻子孙迪,张芮才才意识到,商业竞争已经变成了一场定点攻击,本来企业之间搞得撕破脸、互相坑、只想置对方于死地是完全没必要的事情。

    但似乎高层不知从哪听闻付河东为了南临江园抢标,向纪委举报了万晟集团的高管。这个消息一下子就让万晟的高层炸了锅,本来之前山水集团一事里把自己择出去已是不易,好不容易平息了风波却又被远大背后捅了刀子。

    恰逢纪委那边又旁敲侧击地找人去谈话,大有斩头之前先给洗洗脖子的架势。

    而远大集团顺利地替补万晟接了标,刘思源又嫌不够地补了一句“谁让你们没有后台呢。”

    万晟就更是相信,远大是把稳定局势扰成一锅粥的罪魁祸首。

    人心惊惶,惴惴不安,一气之下就开始了一场集团之间的撕咬,大有互掀底牌的架势。

    张芮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壮实的身板窝在家里的沙发上盯着电视里的光影发呆。

    他直觉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最后很有可能两败俱伤。


    沙瑞金下午没有什么费心劳力的事情,默默在入住的酒店里写着调研阶段性总结。天气晴好,室内很安静,可人似乎就是不能专心。

    白秘书就觉得很不寻常,一个下午,从下午一点到下午五点,一共四个小时沙瑞金把他叫过来问了三次,每次都是写着写着总结就拿起了时间计划表,指着纸上的某个日程就问他:“这个就不能撤了吗?然后把第二天下午的事情挪到这里?”

    他第一次被这样问时仔仔细细地从头到尾研究了一下行程,然后严肃认真地解释说:“沙书记,这个不行,这个动了的话和对方干部沟通会很麻烦,时间都是早约定好的。”

   “好。”沙瑞金回答。

    没到二十分钟,沙瑞金摘了眼镜看了会儿手机又拿起了那张时间表:“小白,这个视察可以取消吗?”

    秘书听话地看了一眼,难为地回答:“书记,咱们到重庆不就是为这个来的吗?”

   “也是。”沙瑞金微微皱着眉,放下那两张纸重新拿起调研资料。

   “这个总可以取消了吧?”沙瑞金第三次叫秘书是要把和当地领导的一个会面撤掉,秘书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撤了的话恐怕影响不好吧?”

    沙瑞金盯着满满当当的日程沉默了。

   “是有什么急事要回汉东吗?”

   “没有。”沙瑞金情绪低落,低头叹了口气把时间表递给秘书,“不过你研究一下,有没有能够取消的日程,我想早点回去。”

    秘书带着怪异的眼神和日程表出了门。几天前的晚上沙瑞金就跟他说要看看行程安排要早点回汉东,这已经是微调之后的日程了,比原定的缩短了两天。秘书不明白到底什么事让沙瑞金这么着急。

    沙瑞金偏头看了眼秘书的背影,低头又给李达康发了个短信——也不管什么约定时间通话了,跟李达康相比正经事都显得轻飘。

    一上午事无巨细地报告着李达康,上午去干了什么、中午吃了什么、另外还没话找话地说刚才写调研阶段总结时想起了谁想起了曾经的什么趣事。可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信。自打昨天晚上李达康说完那个“滚”之后沙瑞金再打过去电话就是无人接听。

    也不知道生的哪门子气。

    沙瑞金想了下,算了,反正李达康前半辈子没怎么幸福过,下半辈子也就只有他惯着他。

    何况小吵怡情。

    何况还是因为他的过去阅人甚广这件事。

    想到这沙瑞金不禁歪起嘴角笑了下,手一动就给李达康又发了短信:

   “达康,你是吃醋了。”

    没想到没过几分钟倒是出人意料地回信了,沙瑞金暗自想自己果然是摸不准能刺激到李达康的点。

    打开短信却哭笑不得:

    简简单单两个字:“没有。”

   “有空回短信却不接电话,你干什么呢?”

   “正在解决生理需求,没空搭理你。”

   “我可以帮你……”沙瑞金默默耍了个流氓。

    结果却是实实在在被打了脸:

   “不用你,有人了。”

    沙瑞金一惊,打过去电话却很迅速地被挂断。终于憋不住,冲着门外的秘书大声吼:

   “小白!你看没看完啊?有没有能撤下去的行程啊??!”

评论(133)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