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沙李】曲目16——敢问路在何方

认领。
变成这么鬼畜的画风居然还能中枪(我:……)

最近好写有毒的东西
估计这两天还会有一些毒车毒段子上路。
为了
缓和一下be的悲惨气氛。
余生写得是越来越费劲越来越惨痛了。

自由飞翔点歌台:

本次参与作者名单@紫芊若兰@白木朽斋  @岳几荷  @兔子先生  @桑葚洱海  @深水西瓜 @默以白   @一口酸毒奶  @痴媸  @阿秋 @田国富贴身秘书 @九品中正  @Lenas    @BCT  


文章内容和作者一起放飞自我了,慎猜。


有多位太太揭榜多首歌,不止一篇作品哦~慎猜!


————————————————————————————————


沙瑞金刚把李达康追到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一句话: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只要两个人都在家,沙瑞金就总是找个机会,揩个油,或者直接扑倒。


李达康反正在闲着的时候除了看文件也无事可做,也就每次都依了他。


可李达康对这种事兴致不高,每次都是沙瑞金剃头挑子一头热,配合他几次之后李达康就烦了,说到底不就是摩擦摩擦,姿势又只就那几种。


男女做起来无趣,男男做起来也一样无趣。


于是开始状况频出。




*


沙瑞金在床上有个习惯,是从来都喜欢正面刚。


这样便于看到李达康的表情,便于欣赏他的宽肩窄腰大长腿,肤白貌美一枝花。


今天又是如此。李达康手里还拿着文件,极度不情愿地被他连抱带拖地推上床。李达康面对着狂风雨般落下来的吻,看了眼沙瑞金骑在他胯上急切脱衣服的动作,叹了口气,只好把文件放在一边。


李达康每次都是躺平任操状态,连接吻都很少回应沙瑞金,懒得很。既然不配合自然前戏时间也从来就不长。于是又是一次摩擦摩擦。


李达康无奈地看着沙瑞金精神气高昂的状态,身下的抽动并没有让他提起一点兴致。


沙瑞金看着那张淡定如常的脸,忍不住了:“达康。”


李达康正揉着眉心缓缓疲乏,听到沙瑞金叫自己的名字便睁开眼:“嗯?”


“舒服么?”


“舒服。”李达康答得很随便,他是着实觉得无聊,自己都没硬沙瑞金还那么来劲。无聊之下叹了口气拿过旁边的文件。


沙瑞金无语地看着李达康一声不吭地把文件拿起来,聚精会神地皱着眉开始看。他扶着他的腰,抽动之中突然停了下来。


这还怎么做了?不尊重自己的劳动成果。身为男人,这种侮辱比天高。


“达康,”沙瑞金的热情急剧消退,他叫他名字,语气很是严肃,“放下文件。”


李达康纳闷为什么停了,移开文件看了沙瑞金一眼,难看的脸色让李达康只好轻轻地放开手里的东西。


这才继续。李达康也是佩服沙瑞金这种说停就停的本事。


“以后跟我办事,不要看文件,专心致志……”沙瑞金爬上来吻他。




*


这种消磨时间的方法一旦开了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在外奔波劳碌,回家就想能有个人给自己操一操以解心头积郁的闷气。


于是李达康一回家,刚换上拖鞋,就被沙瑞金直接压在了沙发上。那一张笑脸十分狡黠,李达康被压得喘不过气,沙瑞金毕竟是个结实的汉子,这个体重要是角度不对李达康是真有点承受不来。


“……你先起来。”李达康觉得要窒息了。


“不。”沙瑞金把这种反抗当成了情趣,直接爬上来就是唇齿交融的一个吻。


李达康见沙瑞金的架势,只好在他的压迫下十分费力地把上衣兜里硌得他生疼的手机拿出来扔到茶几上。腰上刚才磕得那一下疼得他想骂人。


不过看到沙瑞金闭着眼的样子李达康还是忍住了,想这也算一片真情难自制对不对?


但是纵使理解,也还是不能接受十分浪费时间的摩擦摩擦。李达康感受着身下的律动,在不稳定的喘息中想,有这时间干点啥不好?省委的事情天天那么多,真亏得沙瑞金天天还有这个闲心。


就算省委没事了,你自己节省时间学点东西也是好的啊——活到老学到老不是?说起来突然想起沙瑞金上次从省委带回来说要仔细研究的书到现在都没翻几页。


李达康瞄了眼沙瑞金那张英挺俊朗的脸,叹了口气,只好打算闭上眼歇一会一天紧绷的精神,就瞄到被两个人挤下沙发的遥控器。


于是也没多想,顺手就捞了起来,随手打开电视。


沙瑞金只顾着身下的事,他正在低头调整角度,根本没注意到李达康在干什么。


只是突然之间手里的东西就被映上一面诡异的白光,接着便是一个震耳欲聋的前奏。


沙瑞金吓得一哆嗦,李达康也没想到电视声音这么大,他也是一抖。一激动就把遥控器扔了出去,本来屋子里就暗,这么一扔直接就消失于黑暗。


于是电视里开始唱歌。


恢弘大气。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沙瑞金惊惧之下僵硬地转头看向屏幕,在那一瞬间突然就觉得自己低俗了。


人家在取经,你在干嘛?


人家在渡劫,你在干嘛?


……


手里托着的东西无处安放。


老子也他妈在渡劫啊!


李达康终于在唱到“斗罢艰险,又出发”时摸到了遥控器。


关了电视,屋子里重新陷入一片黑暗。


“没事没事,咱们继续,艰险之后再出发。”李达康能感受到这个突发情况把沙瑞金吓得不轻,轻声安慰他,“……乖,沙书记,不怕不怕。”


沙瑞金却是在黑暗中彻底丧失了斗志,精神和肉体都是。精神萎靡地连滚带爬地下了沙发,摸起李达康放在茶几上的烟盒就去了厕所。


李达康听着沙瑞金关门的重重一声,无奈地想:


萎了。


 


*


经过那次蒋大为老师的倾情献歌之后,李达康就再没敢跟沙瑞金办那种事时三心二意过。


他暗自发誓:就算无聊,也要忍着。


可沙瑞金貌似并不想给他改过的机会,在那次之后沙瑞金再没碰过李达康。而且惹上了个抽烟的坏习惯,自己坐在窗前一抽一晚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缄默不语,问也不说。


食欲不振,日渐消瘦。


李达康起初以为沙瑞金只是闹脾气,后来观察了几天,发现不对,于是终于在一天不太忙的工作之后,拽着沙瑞金就回了家,想开导开导他。


“瑞金,”李达康第一次这么叫他名字,之前不是“沙书记”就是直呼其名。他笑着给沙瑞金倒茶,“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沙瑞金默默地拿起茶杯,没说话。


“事情该做还是要做,不能因为外力因素、客观条件就止步不前对不对?”


“要迎难而上,急流勇进。”


李达康越说越尴尬,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如何激励。


好在是沙瑞金终于开了口:“……你知道错了?”


“知道了,”李达康努力地绽出一个笑容,“我错了。”


“那咱俩谈个条件。”沙瑞金把手里的茶杯往茶几上一放,清脆地磕出一声。


“什么条件?”


沙瑞金看他一眼:“以后你坐上来,自己动。”


李达康刚露出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沙瑞金这句话能要了他的命,躺平已经是一种忍耐了,还得自己上赶着他?


“我要是不呢?”李达康微笑。


“那以后就不做了。”话里满满地都是威胁。


反正也不知道是谁在威胁谁。


李达康把手里的杯子重重一撂,起身抬腿就上了楼:


“你爱做不做,”


“祝你出家。”



评论(15)

热度(141)

  1. 白木朽斋沙李主题接龙台 转载了此文字
    认领。变成这么鬼畜的画风居然还能中枪(我:……) 最近好写有毒的东西估计这两天还会有一些毒车毒段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