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涯山

硬核人生不需遗憾

真实【十七】

来我们一起把东来局长家变成火葬场
――――――――――――――――

  李达康用了一晚上,给自己做了很充足的心理工作,平心静气沐浴焚香,默念了几百遍色即是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布开了防御,这回就算是一百响的意大利炮,他都有把握于炮丛中四肢健全地存活。

  其实说到底,芝麻大点的事,主要看心态。

  可就在李达康全副武装准备迎敌的时候,压城的黑云突然就没了,不仅没了,方圆几百里一片净土,安静得是一派祥和,那块体格健硕的乌云是想找都找不回来。一连几天李达康都没见到赵东来,不光是赵东来不再上赶着来烦他,就连开会之类的事情,这人也是能不来就不来。

  据说刚开始是被沙瑞金叫去省委干了啥,没通过李达康,他也懒得问。后来就是一连三天,称病不上朝,还是沙瑞金准的假,李达康生气也没办法,只暗暗骂赵东来丫胆子越来越大还敢越级了。

  赵东来不来对李达康来讲其实是好事,他不糟心,但从工作角度来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影响。省委刚发下来整治执法系统的文件,市委开会宣布加上下达任务安排落实,这种时刻,公安局一把手的位置上居然空空荡荡,李达康开着会,眼神就离不开那个空位,莫名窝了一股火。

  赵东来明白,凡事要有张有弛,也要学会以退为进。比如就说各大游乐场的鬼屋吧。一直以来,里面蓬头垢面的鬼都是抽冷子过来吓人,就在小姑娘撒丫子就跑胸口鼻涕眼泪抹了一襟的时候,它就悠悠地飘走了。而等到好不容易惊惧消退了一点,以为躲过一关的时候,突然又一张缺了半拉眼球的脸,吊着舌头在人眼前晃悠。

  追对象和扮鬼差不多,玩的是心跳,要的是对方屁滚尿流跪下叫爸爸,再没有反抗杂念的结局。

  于是东来同志放心地给自己倒上茶,翘着二郎腿躺在家里阳台的藤椅上享受着午后阳光晒脸,拿着从办公室搬回来的文件字斟句酌地开始读。手机里叮叮咚咚地响了两声短信提示音,他扫了一眼笑了下――小金自从被李达康劈了一掌之后,这心就彻底飞向了赵东来,一心想着有一天赵东来降伏了李达康之后自己能沾点光,不用挨了一掌还美其名曰摸摸。活像撺掇朱棣王上加点去造反篡位的姚广孝,一心都是拥护新主的积极。

  按照小金的说法,是李达康自己说的法无禁止即自由,敢于挑战世俗眼光的,成了就是旷古佳谈。所以也就把情报卖给了赵东来,比如开会内容,比如李达康今天大概几点下班,交换条件是他俩成了的话赵东来要替自己把李达康那一掌摸回去。

  小金气哼哼地说,那可是李达康第一次打他,也是自己第一次被男人打。

  赵东来看到屏幕上写着,李书记对他已经开始有意见了,具体表现为摔了一沓文件纸,差点没连带着水杯滚下去。

  然后又说,公安部和省委联合有动作,检察院和法院的头头都到了,你休息好了赶紧回来。

  赵东来没挪窝,关于这件事,沙瑞金已经跟他说了个差不离,想起这位省委书记,赵东来觉得有问题,那是一股沉积了好久的怀疑。这人说是找他了解点公安的情况,可话里话外了解得都是李达康。

  了解就了解吧,了解过后还非得加一句,我没有别的意思啊!

  赵东来一想到这就心烦,莫名其妙地心烦,晒脸的阳光也不再那么和煦,换了一副火辣辣的面孔。他放下茶杯拿着文件想要回屋,蓦地就听到门铃连响了三声,与此同时手里握着的手机嗡地震了一下。

  小金:快跑!

  李达康回头看了看低头发短信的秘书,脸色阴沉得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平面。小金感觉到头顶的冷气,在夏天里像是贴在空调前吹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里却突然一松,一股旋风从他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卷走了手机。他抬头惊惧地盯着李达康拿着他手机翻看的脸色。

       他觉得自己要凉了。

  当然,在他凉透之前,还有一个人要凉得早一点。

  李达康一副阴沉的眉眼抬起,小金的手机壳在凝重的空气里发出两声小小的碎裂音。

     静静地拍了拍门,赵东来听到那熟悉又可怕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力透铁门地说了句:

  “赵东来,开门。”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