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涯山

硬核人生不需遗憾

关于《隐疾》

这样说我爱你,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ノД`)・゜・。

旧香易冷:

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共处一室,朝夕相伴,却不过是粉饰太平。


一人因爱封锁心魔满怀愧疚,承受着日复一日的暴虐;一人因恨彻底异化,变成了曾经最不能接受的样子,甚至“青出于蓝”。造化弄人,从头到尾他们都做不了相惜的同类,到头只剩下折磨。


白日里他们做着正人君子、兢兢业业的人民公仆,到了夜间即是另一番景象。“强权是衡量公理的尺度。”少年时期的经历催发沙瑞金给自己戴上了极好的面具,用了相对高明的手段享受强权带来的私利,几十年无往不利自然信心满满。


交易不过各取所需,人性本就经不起考验。这一次沙瑞金在李达康上想要更多——李达康拼命维护的神圣的爱,而爱并非可以倚仗权力强求之物,何况他本不会正常的爱。数次缓和的机缘要么毁于沙瑞金骤然爆发,要么毁于李达康冷意报复,因为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一个想要挽回想要谋心,一个只有远离才有安全感,即使有情爱也注定无法同常人一样。


那就同入深渊。李达康清清白白做人几十年,只一夕就玷污了干洁的羽翼。不是完全不能拒绝,是权衡利弊,总以为自己会是那个侥幸的人,骨子里对权力也是平凡的渴望。本已选择了交易,内心却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加上身体的苦楚,就自然而然将自己摆在了受害人的位置上,谴责着给身心带来阴霾的人。


接受又抗拒,这样的姿态可悲又可笑。沙瑞金毫不留情的戳穿、毫不怜惜的一次次下手,引起李达康的报复,从开始飞蛾扑火式的片刻快意进化到最终的致命一击将两人的世界彻底改变。


赵东来的出现是一抹光亮,一晃而过,微弱且出现的太迟,他熟悉的李书记已经不见了。面对他的是转嫁不堪经历的残忍,还有作为一枚报复沙瑞金的棋子的利用。隔着一扇门,他见证了这两人最终的样子,一切都回不去了。


最后的日子里,沙瑞金自我安慰这是赎罪却永远看不到深渊的尽头,不敢亲近所谓的爱人,何尝不是另一种心魔。李达康继承了沙瑞金的嗜血,不再有强暴、不再苦恼,却也失去了最宝贵的心,失去了他曾经志同道合的人。


黑化、虐待无非是一时的感官刺激,于文来说应当是工具、是媒介,借用他们来以文达意,白木的文有灵魂。很多情节隔几天我就会想起来反复读,人物的每一步变化、某些心理追本溯源、每一处的反应都很值得揣摩。(反正我是搞不出来的)


你这种表达如此细腻有味道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_→


不多说了,番外番外~


这样说我爱你,一直等你。(๑′ᴗ‵๑)I Lᵒᵛᵉᵧₒᵤ❤


 @白木朽斋 

评论

热度(29)

  1. 二涯山旧香易冷 转载了此文字
    这样说我爱你,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ノ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