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2


2

    沙瑞金握着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续上了李达康的一杯。“喝完茶,领我去京州有意思的地方逛逛。”

    李达康脑子迅速转了两圈,搜寻了一下京州地界可供散步的安静地方。可是他已经太久没有以散步为前提去什么地方休闲,不然也不至于落得现在妻离子散的境地――这,一时还真是想不出来……啊,对了!

   “沙书记,我去年在上海路的滨水公园旁边批了个新项目。是一个有娱乐休闲设施,远离闹市区,还――”

   “你喜欢就行,我听你的。”沙瑞金打断兴致勃勃地汇报当年项目规划的李达康,“毕竟京州你再熟悉不过了。”

    喝完最后一口香茶,李达康抓起自己的外套迅速套上,走到门口顺便拿过衣架上沙瑞金的外衣,拉开门。

    站在门口的李达康被门外洒进来的阳光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沙瑞金看着他这一套行云流水的标准动作和挺拔的身姿笑了。

    达康书记,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赵立春老书记这么喜欢你了。

    微微笑着的沙瑞金出了门,李达康跟在后面轻轻带上了门。

   “我看过京州五年前的城市规划图,现在可以说是大变样啊。”出租车里的气氛略微尴尬,但李达康似乎没有察觉到,沙瑞金这先说了话打破沉默。

    李达康在这边想着地方选得太远真是失败,从省委宿舍到这边接近郊区的地方路程就花了一个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再加上回程的时间。不要太晚耽误沙瑞金和自己明天的安排才好。

    蓦地听到沙瑞金的感叹,这才把想七想八的思绪拽回来,“啊对,您也知道这城市发展,家家户户吃的用的咱不可能每个都了解。那就只能持续招商引资让GDP上去了,地方经济发展了,岗位多了,才能让普罗大众得到实惠呀。招进来这些有规模的绿色产业,保证生态环境,当年――”

   “停一下,达康”沙瑞金揉揉太阳穴,“说好了今天不谈工作……我也就是顺嘴说了一句京州的变化颇大,不用详细解释。”他忘了这是一个一提工作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主。

    李达康一听不提工作,有一瞬间显得一脸懵逼,沙瑞金憋住了笑,“你不解释的话,我也全都知道。我知道你的努力。”

    李达康愣了一下,点点头。

    没过五分钟,沙瑞金就后悔了。出租车里的沉默如一潭死水。李达康已经进入下线状态。眼睛盯着窗外飞掠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色的外套黑色的眼,脖颈处裸露出的皮肤带着岁月的痕迹,添了几分沧桑。黑色的长裤包裹着瘦削的一双腿,腕上带着表的左手骨节分明,几条凸起的血管布在手背上。整个人显得利落又精神,眼神里却是疲惫得不行。

    不过。沙瑞金有点心疼地想,真好看呀。

        3

    两个人逛了一下午的公园。沙瑞金终于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李达康,就是一个――

    无趣的人。

    生活情趣为0,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你跟他谈生活爱好,没过五分钟就能说到GDP和城市规划上。你跟他聊他的婚姻,他除了说“我给不了欧阳菁她想要的生活”,眼中略带隐忍的一些难过,再无其他,转头就能跟你说起眼前这棵树为什么种在这,这树种有吸收哪种垃圾气体的功能。你跟他说起前几天看到的什么有意思的娱乐消息,他完全没兴趣却还是强迫自己附和你看起来就让沙瑞金难受,而沙瑞金一个闪神就容易被李达康从娱乐消息带跑到新闻上去。

    厉害了我的达康书记。

    沙瑞金感觉这一个下午下来自己上了一节党课。然而身边走着的这个人脸上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省委书记的无奈。

    李达康想的是,好久没出来散散心了。要是没人说话就太好了,安静最好。

    可是再一想,和自己一起生活的人都走了。要是连和自己说话的人都没了,那也真的是要把自己憋死了。但是沙瑞金始终不是王大路一样的朋友关系,他是上位者,和上位者交心是大忌。李达康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也就不用当什么市委书记了。

评论(18)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