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余生1

    1
    李达康对这位空降书记的同性癖好,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沙瑞金调来之前,高育良李达康自不必说,用自己手里的人脉资源旁敲侧击地打听这位书记的爱好性格、行事风格是惯例。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以后出了什么事才知道怎么对症下药。

    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半辈子,李达康早已对各种事情有了天然的心理承受力。政局乱的很,什么事都有。所以当他知道新来的这位沙瑞金或许,可能有这种性取向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既对政治没影响,也没什么直接的证据把柄。风言风语。权当是听了个故事。

    转眼沙瑞金已经在汉东待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看起来他只是到处考察,偶尔间接处理一下大风厂山水集团翻腾的事情,没什么大动作。况且还来林城视察了一下,让李达康把想告诉他的话想表明的立场都说了出来。所以说起现在这个书记,李达康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底的。

    自己行无过错,又有政绩。不贪不色,还和欧阳菁划清了界线。在这场反腐风暴中就算不提拔,也至少能保住市委书记的位置。至于其他的,就随他去吧。

    周日有难得清闲的一天。李达康和金秘书说放他一天假,自己想出去溜达溜达不用他陪。便窝在了家里睡了个自然醒。

     可是这一大早上,就来了个短信。

     沙瑞金直接发给他的,没有经过秘书。

    “达康书记,今天有空吗?”

    李达康向来是有了工作就啥都忘了。拿起手机回复“沙书记,我有空,请问您有什么事吗?”一边抓起衣服开始往身上套。

    短信发过去之后手机安静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沙瑞金的电话来了。

“达康书记,今天没什么事的话,一起出来走走吧?”

“行啊,您说去哪我去找您。”

“你就来我家找我吧,地方你应该知道。我这还有点事没处理完。你过来等。”


    李达康叫了个出租车去。既然没通过秘书,可能是沙瑞金有什么事情需要单独说。脑子里迅速整理着京州林城和大风厂的资料。

    想着想着李达康握着手机的手突然紧了一下。想起之前流传的这位新书记的爱好。

    又想到什么不该想的似的摇摇头。一把岁数了,人家就算真的有这爱好也不会对你李达康有想法的。

    下了车进了省委宿舍,经过高育良家时李达康脚步停了一下,想起侯亮平被停职的事情。李达康其实心里一直有怀疑,他猜不透这位政法委书记,汉东省委副书记的心思。和高育良沟通,那除了没完没了的打太极就是引经据典的大道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说不出来。但是无论如何侯亮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总是有些蹊跷。

    算了,事不关己,就什么都别管,有什么事留心一下就好了。多事之秋。

    李达康这样想着,敲了敲沙瑞金宿舍的门。

    让李达康没想到的是,这位省委书记自己来开门而不是佣人。

 “你好,沙书记。”李达康笑了笑。

 “你好,达康同志,快进来。”沙瑞金微笑着侧身让李达康进屋。

 “桌上是我新沏的茶,随己取用。我还有一点报告差个结尾,你等我一会儿。”沙瑞金用手示意李达康小红木茶几上缕缕热气升腾的茶水。

 “好好好,没事您去忙吧我自己来。”

    李达康脱下外套放在旁边,坐在沙发上看着沙瑞金上了楼。

    环视四周。东西摆放整齐,内饰都是新添的,素雅大气。虽然光线有些暗,但米白色的沙发上跳动的几束阳光使得整个客厅的亮度恰到好处。

    李达康善于观察细节,想要找一些这房间里能够影射个人喜好的东西。但是居然什么有价值的也没看到。目之所及干净得像是酒店。

    那么,这房子的主人不是像自己一样薄情寡义,就是刻意收敛藏匿了自己。

         2

   “达康书记啊,真是不好意思,难得休息的一天吧,还得过来陪我散步。”沙瑞金无论说什么,脸上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捉摸不透。

    说着话,来人已经坐到了自己侧面的沙发上。

   “没什么,还是工作重要。”李达康也笑着回答,气氛良好,“这茶不错啊沙书记。”

   “今年四川的新茶,从北京带了点过来。”沙瑞金看了一会喝茶的李达康,“达康啊。咱们今天不谈工作,就是当作朋友,吃点东西,说说话怎么样?”

    李达康放下茶杯,依然笑着,“好啊瑞金同志,今天一定陪您过一个开心的周末。”

评论(12)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