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4

〖好了铺垫完了我要一本正经地胡说了……⊙ω⊙〗

6

    两个人谈完了互探了底,李达康顿时放松了许多。沙瑞金心里也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沙瑞金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政治清白,性情投缘,模样撩人……占有面前这个男人的野心开始呈燎原之势。

    酒也越来越喝得开。

    慢慢地,沙瑞金觉得,李达康不喜沾酒这个习惯是对的。酒,不是个好东西。

    李达康这个酒品啊……

    真不知道这位市委书记是怎么应付那些必须应酬的场合的。

    不过三瓶红酒下肚,李达康就开始扯着沙瑞金絮叨。

    “你哪儿人?”

    “我北京人。”

    “你妻子哪儿人?”

    “我没有妻子。”

    李达康憋了半天。最后一脸同情悲悯地看着沙瑞金:“离啦?”

    “……”

    “因为啥离的啊?”

    “……”

    沙瑞金深吸了一口气,“李达康,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李达康噗嗤笑了,“沙书记,你逗我,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你真以为我喝多了啊?”

   “……”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双颊升起的两酡红晕。想着如果他今晚够大胆,就直接能把人糊弄到床上去。

   “别光我喝啊,”李达康晃晃悠悠的手抢过沙瑞金的酒杯倒满,“沙书记你喝。”

    李达康说着话愈加觉得燥热,晃着脚步去打开客厅的窗户,顺手把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扯了扯衣领。悠闲地站在窗户口叉腰透气。

    沙瑞金眼神游移在李达康锁骨下面若隐若现的胸膛,和这人因酒而显得深红的唇。脑子中炸开了一些流氓的想法。

    他视线慢吞吞地扫过他清瘦的脸颊,不再年轻的皮肤,怎么看都觉得心疼的眉眼。

    最后灼烫的目光烧过李达康紧实的小腹,禁欲般锁住的腰带下线条完美的腿。

    沙瑞金喉结滚动了一下,天知道他有多想直接把李达康干到哭。想象着他的手游走在他双腿之间,一本正经的白衬衫扣子因为他的动作崩开四散……但沙瑞金厌恶对方烂醉如泥时趁人之危,这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强大的自制力又一次起了作用。或许,沙瑞金想,这意志力太强也不是什么好事。

    可毕竟他想要的,又不是一夜之欢。成大事者考虑的都是长远的未来。

    他谋求的,他想要的,是李达康这个人,余下的半生。

    可是如果不挑明点,估计李达康这个二愣子下辈子都不会知道省委书记沙瑞金对他除了工作之外的想法。想到这,沙瑞金站起身,慢慢走向悠闲透气的李达康。而李达康却好像根本没注意他一样直勾勾盯着窗外。

   “沙书记啊哈哈,”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沙瑞金脚步一颤,“你看那个是不是育良书记啊?”李达康冲着沙瑞金一脸傻白甜还带点狡黠的笑,指了指正对窗外的斜上面天台上那个静默立着显得有些颓废的身影。

   “我估计,育良书记在绞尽脑汁想对策。您说对不?”

    沙瑞金没管李达康的问题。正经想撩人的时候谁管高育良啊?上了一天党课了能不能换换,比如生理课之类的?伸手拽过窗帘合得严严实实,顺带着关上了窗户。

    沙瑞金身体压靠过来把人挤到落地窗和墙的夹角,右膝盖顶在李达康腿上,形成绝对压迫的姿势。声音低沉道,“达康书记。”

   “嗯?沙书记别靠这么近,窗户干吗关上,热得很。”李达康一脸嫌弃,甚至用手推了下沙瑞金。扭头就想伸手去开窗。

    沙瑞金无语,直接握住李达康伸到一半的手。两个人面对面,鼻尖相离不到十公分,“达康书记……李达康,你能不乱动听我说两句话吗?啊?!”最后一个字已经是是忍无可忍。

    二十秒的安静。李达康手上居然暗暗使劲,俩人僵持不下。

   “您说我听着。”李达康皱眉。

    沙瑞金尽力不受他这种毫无情趣的干扰,试图用最深情认真的目光直视李达康,“达康同志,我可不可以靠得再近一点?……另外,你手上轻点别反抗,就你这身体素质……我怕弄疼你。”

    李达康听话地放下了手。因为沙瑞金的异常动作,大脑也慢慢清醒了一点。

    “达康,”沙瑞金又试图离近了点,李达康没有躲。两个人的呼吸共享,浓浓的酒气缠绕在鼻息之间,“你觉得,我们可不可以尝试一下,另外一种关系?”尾音未落,沙瑞金凑近,用嘴唇擦了擦李达康的耳垂。

    李达康没说话,像是愣住了。良久,“沙书记,我今天有点喝多了。您也醉了,早点休息吧。”

    沙瑞金想着如果不说透估计李达康还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他转过头来正面对着李达康,鼻尖碰着鼻尖,沙瑞金轻轻扭头似乎在找角度。“达康,我没喝多。喝多的是你。我是说,”

   “我挺喜欢你的。”

    说着覆上了面前人的薄唇。刚刚挨到边,李达康这不解风情的却就温柔又残忍地推开了他。

    李达康急了,“沙书记,您看好,我是李达康,京州市委书记,我是您下属。而且――我是个男的。”酒完全醒了。准确来讲,是吓醒的。就算他对新书记这喜好有心理准备,也不代表自己能接受这个事啊。

    ――这干嘛呢?啊?!俩男的,还在省委宿舍?何况,老高还在天台站着呢!!注意点影响啊!

    “我从来没说过我喜欢女的。”沙瑞金无所谓地耸耸肩,“你接受不了我等你接受。反正我们还有时间。”

    说罢沙瑞金猝不及防地压着李达康的头强迫他靠近自己,然后凑近舔了一下他嘴唇。迅速后退笑着侧开身,“我送你回去?不早了,估计你也没有在我这儿住的想法吧。”



    沙瑞金坐在沙发上捏起一份报纸,没理会有些慌张地套外套穿鞋的李达康。

   “沙书记留步,您不用送了我自己就行。”匆匆一句话李达康说得声音发颤。

    黑色的人影不到一分钟就随着一声关门的响动消失在了他的视线范围中。

    沙瑞金终于绷不住了,报纸扣在脸上笑得不行。



    李达康走出省委大院。回头看了看亮着灯的独栋省委书记别墅,又想起刚才被拉过来舔的那一下。

   “另一种关系个屁,这都是什么毛病?!”

评论(19)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