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6

     9

   “其实沙书记,您是个非常值得尊敬的领导,您的思想独到政治眼光长远……”李达康憋得满脸通红才蹦出来这么一句,“……您本身也非常有魅力……但是您说的话我真的……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不急。”沙瑞金本来也没奢求过攻坚战这么快就打完,慢悠悠说道,“我有的是时间。”沙瑞金将椅子转了个方向,背朝李达康清了清嗓子。

   “我不会强迫你答应我,正如我也不会因为对你的心意而推荐你再上一级。一切与官位权力无关。”沙瑞金话说得通透,语速悠哉。他就是这样的人,就算是情话都一语双关。李达康知道这话另外一个意思是就算他最后也坚决不答应沙瑞金也不会因此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精神稍稍放松了些,不再警惕得像只受了惊的兔子。

    沙瑞金察觉到李达康紧绷的肩松了下来。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一闪而过。沙瑞金表现出略微拘谨的状态,李达康注意到到沙瑞金甚至在自己面前整理了衣角,就好像李达康才是上级一样。

   “我只是想说。达康,就算我们不再年轻,但也终究还剩下不短的岁月与时光消磨。”沙瑞金突然站起来转过身走向李达康的座位,语气深沉,嗓音低哑。明明穿着一身运动装,气质却居然还是不怒自威,

   “孤单难抗,世事难捱,人生自古便苦。达康书记,你心里有无人可诉的心事。政治这个局里你前半辈子付出得够多了。以后我和你可以互相扶持。在余下的人生中,我想陪着你。”

    李达康很少在一个相识的政客面前这么紧张又放松。

   “达康,我能知道你的想法吗?”

    外面夜黑得很。李达康突然恍惚觉得,跟黑夜相比,屋里白灼的灯管亮度有些太过明晃晃。他坐在座位上抬头看不清面前逆光的沙瑞金的表情。不知作何回答。

    这番话,李达康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不是从欧阳菁口中说出来,而是这个调来汉东仅仅三个月的沙瑞金。他心硬不止一天,不会因几句话而破冰。但是对说出这番话的人,李达康却被这种摧枯拉朽的莫名力量感动了。喉头忽然有些哽咽。

    那些不理解。那些冤枉。那些黑锅。

    一路走来,赵瑞龙高育良施加的压迫;与易学习王大路的刻意疏远;妻子女儿的背离抛弃……他总是时常想起当年李为民出事,二十多家企业跑路撤资时,他在林城开发区自己一个人顶着青天白日走过一排排烂尾项目时的心境。恐惧,失落,无助,绝望……塌陷区旁支棱出来的石头锋利地对着他。

    每每想起都不自觉地催促他前进的步子再大一点,推行的政策再快一点……这么些年李达康就像上了发条一般别人觉得他不知疲倦一心向上爬。只有他知道逼着自己工作才能可以刻意忽略一些东西比如割舍不掉又求而不得的感情,比如死也不想再经历的林城开发。

    这是李达康藏得最深的心事――有意隐藏的疤最怕被人发现说破,但又矛盾地期待有人来给伤口上药。

    他是农村寒门出身的孩子,数十年苦学学成带了些许书生气,还偏偏带了一身傲骨――有些东西得不到就不要。

    沙瑞金在这一刻对于李达康。就像一座可以着陆休憩的岛屿,突然出现在了汪洋大海中一艘漂泊已久疲惫不堪的小船面前。

    所以李达康即便不答应,也没拒绝沙瑞金俯身落下来的吻。

    沙瑞金尝到李达康唇上烟草留下的苦味。他轻轻含着李达康发冷的下唇,左手拄在李达康座位的扶手上,右手摩挲着李达康清瘦的侧脸。鼻尖贪恋地搜寻嗅着李达康身上的气味温度。

    沙瑞金吻李达康的间隙睁开眼看他。李达康闭着眼皱着眉,没有迎合也没有躲开。

10

    李达康把前天在市委自己纵容的一个吻归结为“感性干涸已久突然遇到决堤式的溃崩”、“沙瑞金心机太深”和“自己脑子放屁了”。

    因为那天晚上。沙瑞金结束这个吻的时候突然出其不意地舔了舔他嘴唇。然后嘿嘿笑着说“达康同志还是能接受我的嘛。”

    李达康脑子当时就当机了。这是啥?说好的含情脉脉真情吐露,合着你只是为了撩老子。

    同志个屁,老子才不是同志。这人有毛病。



    大风厂的矛盾居然真能引发绑架事件,李达康着实低估了这矛盾的严重性。就因为这,又接到沙瑞金电话一阵狠批。陈老八十多岁的人了,自己责任无可推托。

    李达康想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哐地一声拍了桌子,茶杯咚地倒了,水洒了一桌面。赵东来就知道这暴脾气的主肯定绷不住,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敢来汇报。赶紧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挪开文件找抹布。

   “陈老那么大岁数了,那种情况下你居然放人进去。身为公安的警惕性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陈老是什么人,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沙书记交代!”李达康提到沙瑞金,一激动又啪地拍了桌子。赵东来惊得一激灵。

   “一个大风厂是不是得我天天看着啊?我一个市委书记不干别的了是吗?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李书记您消消气,”赵东来擦干水迹陪着笑抚慰李达康。自己是李达康一手提拔上来的公安局长,这位书记一炸毛方圆十里的干部就被炸一身焦,这赵东来都习惯了,自己早就被炸出经验了,“这事确实是我们公安疏忽了。我写检讨。”

   “东来你真得注意点,突发事件不是这么处理的,各方面都得考虑到。”李达康慢慢冷静下来,“我早就跟你说了沙书记有指示,说就怕大风厂闹事。”

   “是是是,这个……我回去一定在检讨里好好审视自己的问题。”赵东来一脸乖巧赔笑。

   “行了不说这个了。”李达康一挥手,往椅背上一靠,“我听说昨晚你们动作挺大啊。汉东变天了,哪位天神被拽下来了?”

    说完虚空指了指头顶,“是那位么?”
 
    赵东来看了李达康几秒钟,觉得这事现在说给李达康也没什么。反正都收网了。李达康既然能够证明清白,他也不担心什么。

   “对。”赵东来点头,索性全说了,“赵瑞龙,祁同伟,高小琴批捕,一起的还有检察院肖钢玉,立春老书记被中央双规……要我说,这网铺得够大的。”

   “铺网?”李达康敏锐地察觉到话里的意思,“谁铺网?……沙瑞金?”

    赵东来直视着李达康,认真点点头。“这沙书记,拿着中央的尚方宝剑,过来就准备好了斩杀恶龙。这一串,估计再查下去还得有些小零碎露出水面。”

   “育良书记,也有牵涉?”

    赵东来撇撇嘴,“人心难测啊。育良书记恐怕问题不小。”

    赵东来叹了口气感慨,“我之前一直以为这案子曲曲折折结局全随天定。没想到原来这天就是空降来的沙书记。真是心思缜密考虑长远……”

    李达康不知盯着什么地方出神――转眼间汉东就覆灭了一个通天的政治团体。从头到尾,塌方式的腐败。一揪就是一大串。着实可怕。

    这尚方宝剑来势汹汹,估计不止动作这一下。李达康突然觉得沙瑞金配给他的易学习这个安排有深意。这沙瑞金……

    李达康觉得沙瑞金是为自己好才配了个同级监督的试点给他――虽然听不听话服不服从监督就是自己说了算了,还是很感激……但是突然脑子里就突然蹦出沙瑞金的那个嘿嘿的笑容……李达康心里直骂娘。

    赵东来忽然听到李达康一声冷笑,不知道这位领导想起了什么事,眼神里暴露了赤裸裸的鄙视,“呵!沙书记的确心机深沉。”

    沙瑞金坐在省委办公室开会,突然觉得一阵阴风吹过,后脑一凉。

评论(2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