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8

   
    聊天的气氛飞速逃离了沙瑞金的掌控,像核爆一样把两个人的情绪引向不可控的点。

    沙瑞金是在提醒他,不是来问责的。没想到李达康误会了他话的意思不说,这脾气还一点就着。

    但他还是尽力收敛着情绪尽可能平静地缓缓说道,

   “这把剑砍贪腐,砍违纪违法,但不杀良臣。”最后四个字音,他咬得很重。

    沙瑞金注意到李达康慢慢攥紧的拳。

    这位市委书记脸上笑容却很轻松:“沙书记,我知道了。”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一脸的表面服从简直要气炸了,他强压住怒火,简单告了个别就离开了李达康家。后面的话也没心情说下去了。

    沙瑞金本来只是出于谨慎而好意提点李达康的――这世道太乱,人心太杂。他这种强势的性格,容易被人说三道四,自身如果不自知,可成大事也可败一世。沙瑞金怕他出问题,他舍不得让李达康出问题。

    但是今天――他对李达康是真的开始担心了。

    李达康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沙瑞金的背影。回头看到茶几上喝了一半的茶水,咣地一声摔了茶杯。

    杏枝听到声音觉得不对,一走出房门就看到李达康阴沉的脸色搭配着脚边地板上一片狼藉。杏枝早习惯了李达康这个暴躁的脾气,拿起东西默默收拾了地板。

    李达康本来觉得这场反腐风暴只是来涤荡官场,可是沙瑞金今天居然和他说了这番话。看来这尚方宝剑砍的不是恶龙,是地头蛇。是要肃清汉东所有的旧势力,果然一朝天子一朝臣。

    ――什么叫寒门弟子“逆天改命”,什么叫“经济把握大方向不要插手太多”?还以为易学习派过来是为了自己好怕自己犯错,亏他还对沙瑞金的“良苦用心”心怀感激。原来不是怕他出问题,而是全盘否定了他。

    他沙瑞金是不是觉得自己唯政绩至上所以就对贪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为了上位?这就是他说的寒门弟子为了改变命运不择手段的另一种方式?

    杏枝眼睁睁看着面前暴脾气的表哥又哐地一下摔了茶壶。滚烫的水从炸裂的玻璃中汩汩流出,漫了一地热气。

    李达康也没管脚腕被划的一道细长的口子。血冒出来,他却不管不顾噔噔噔上楼回了卧室。

    卧室门被重重关上发出巨大声响。

    几秒钟后,在黑暗中的身影靠着门慢慢滑下去,颓然地蹲靠在门上。一道月光照进来。空气中的灰尘映射着月清冷的光飞舞。

    房间里静得可怕。月光亮得刺眼。

    不管他承不承认。在理解了沙瑞金话里意思时,李达康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他原本以为沙瑞金懂他的难处,原本以为沙瑞金真的理解自己…………和沙瑞金接吻时他甚至在想,自己身上的担子实在挑得太累了,苦闷也在心里压抑了太久……如果能够互相理解,也没必要太在意性别。

    胸膛里这颗心啊……因为太谨慎而冷漠,因为怕失误而拒人千里,可绝不是无情啊……反倒是敏感得能觉察出任何抛弃或者嫌弃的前兆。今天这场谈话――愤怒吗?当然。心痛吗?其实有点。

    李达康头低得很深,骨节分明的手烦躁地揉着头发。耳边传来杏枝敲门的声音,她喊哥别生气了,出来包扎一下脚腕的伤口吧。

    摸摸脚踝上的一片湿滑的血,李达康觉得自己错了――沙瑞金永远只能是上级,不可能有其他任何关系。

    沙瑞金半宿没睡着,爬起来洗了把脸,冰凉的水让大脑清醒了一点。沙瑞金去客厅给自己泡了杯茶,端着茶来回踱步。

    今天说话方式可能确实刺到李达康痛处了。他最重视的工作,和他的家世。两个李达康不容许别人随便插手干预的点,今天沙瑞金都碰了。而且估计李达康是在觉得自己含沙射影地说他身上刚愎自用,犯错不自知的问题。

    沙瑞金想,如果李达康后来回想了他说的话,大概也能分辨出他是好意不是指责。他这么说,是想要他防备有心怀不轨的人拿他的处事风格做文章。可是李达康刚才烧起来的怒火,那句“这把剑是不是不只来砍汉大帮的啊?”――那是不信任。沙瑞金憋屈得很。

    李达康这边也辗转反侧,折腾了大半夜也睡不着,坐在床沿烟抽了近一包,卧室里乌烟瘴气,李达康也没去打开窗户放放烟雾。他也不知自己为何疲惫得要死还睡不着。

    心烦意乱时手机嗡地振动了一下。打开看才想起来今天被沙瑞金骚扰的八条短信。从头翻起:

   “达康书记?”

   “忙着呢?”

   “少抽烟”

   “别总生气”
 
   “今天会开得好累,晚上有空的话出来转转散散心如何”

   “我去你家吧”

   “那我在市委宿舍门口等你”

   “不如我帮你做决定,凑合凑合在一起算了”

    第九条是刚刚收到的。

   “如果我真的觉得你有问题,我会选择爱你么?”


      13

    两个人再见面的时候,是陈老的追思会。

    那天夜里李达康接到那条短信之后脾气就软了――他就是这么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开始反省自己有没有问题。他觉得,或许、可能是自己误解了沙瑞金的意思?这一把手当惯了,开始变得不接受任何有伤自尊心的话。

    李达康看着沙瑞金站在陈老的遗像前讲话,发现沙瑞金眼睑有发红的痕迹。想起陈老讲过的那个尖刀班的故事。沙振江烈士。想必陈老对沙瑞金,应该是恩重如山的吧。

    沙瑞金该是心痛的。

    那李达康也该是,要去意思意思地陪陪他的――就算是为了还沙瑞金一个人情,顺便向沙瑞金道个歉。李达康如是想,这两天沙瑞金都没有联系他,应该是生气了。

    李达康也没有意识到,他的言行现在应了句话:无爱让人寂寞,失爱更难洒脱。


   “沙书记。”追思会结束之后李达康主动拦住了沙瑞金,“今天您什么时候有空?”

    沙瑞金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他这两天都没有联系李达康。他在赌李达康主动来找他。“达康书记找我有事?”

   “是,想和您汇报工作。”李达康乖巧地笑。

   “我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一点电话联络吧。”话说得漫不经心,说完沙瑞金就带着秘书离开了。

    李达康咬了咬牙。

    沙瑞金焦灼地等了一天李达康的消息,会上叫田国富名字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了一个“达康”,幸好声音不大,田国富也及时来解围,才这么过去了。

    傍晚,眼看着就快下班了。沙瑞金盯着手机告诉自己要稳住。淡定。一边暗自担心这李达康不会是忘了还有他这么一个等待传唤的吧?

    下班了。五分钟后李达康的电话打了过来,沙瑞金无奈,这人还真是,啥事都不耽误正常工作时间。

   “沙书记,您爱吃什么?我请客。”

   “你做主。下班了就别叫官职了。”

   “啊,”李达康好像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一样,“那,去哪里吃?”

    沙瑞金无语,“都说了听你的。”突然反应过来这人是在问去他家还是自己家。反正以李达康的性格除了极为必要的应酬是绝对不会顶风作案去外面招待人的。

   “去你家吧。毕竟你做东对不对?”

   “好,”李达康想了下,“沙书记,您做饭还是杏枝做饭?”

    沙瑞金想挂电话了。李达康这句话就相当于:你是不要电灯泡,还是不要休息时间?反正做饭李达康一窍不通,最多打打下手。

    跟他吃个饭是真累――累也不要电灯泡!被李达康邀请一次多特么难得!

   “我做吧我做吧。唉。”

    李达康应了句“好”然后挂了电话。

    沙瑞金怔怔地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就这么挂了?挂了?!还真是简单明了啊!

    李达康挂了电话叫了秘书进来给他整理笔记和文件。一边打电话跟杏枝说买点菜肉回家他一会要招待客人。又想了想跟杏枝说这几天给她放几天假,打发她去朋友那儿住两天。

    然后这位工作狂人拎着一公文包的文件乘着专车就回家了。

    请人吃饭对李达康来讲省事得很。

评论(35)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