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10

〖嗯看了会书觉得还是搞事情好……〗

    等到李达康再睁开眼的时候。阳光已经在被子上跃动跳舞。

    身上无法忽视的疼痛一阵阵袭来。胯骨和腰尤其严重,阵痛火辣辣地提醒着他昨天晚上借着酒劲的疯狂。李达康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揉着脑门简单回忆了一下昨夜的事,脸腾地红了。

    脑子也瞬间清醒了。

    和沙瑞金来了这么一段……身为京州市委书记的党性和觉悟让李达康动了戒酒的念头。

    门咔哒一声,沙瑞金穿戴整齐地走进来。白衬衫黑夹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整个人精神利落地端着早餐走向他。

    李达康看他过来,自己默默往被子里拱了拱,试图盖住裸露的身体。沙瑞金笑着看他,没理会他的这点矫情。

   “不舒服的话今天就不用去上班了,我准假。”沙瑞金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拿着粥碗,盛了一勺吹吹然后递到李达康嘴边。

    沙瑞金这种友好的待人处事方式在现在的李达康看来就是一种伪善。处处都透着浓浓的套路气味。

   “……你先放那儿,不用你喂……我自己会吃。”李达康没抬头,双手搓了搓脸,毫不领情。

    沙瑞金微笑着把碗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我今天有必须处理的事,一会儿就走。”说完话想要凑上去亲李达康的脸颊。预料之中地被床上的人躲开。

    李达康一侧头避开。又下意识回忆起昨晚沙瑞金伏在身上在他耳边的吻和满带欲望的喘气声。脸红变发热,烧到了耳朵根。

    沙瑞金笑了下,温柔地摸摸李达康的脸就走了。

    汉东省委书记睡了京州市委书记――着实是愧对人民和党。李达康小声嘀咕了两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求找到革命干部一身正气的自我感觉。

    李达康听到楼下小小的关门声,定了定心才掀开被子起床。咬咬牙忍住撕裂般的疼,把沙瑞金走前整理好叠得整齐的衣服一件件往身上套。裤子穿到一半疼得原地站了一会才敢继续。

    但还是打电话给司机:“半个小时之后过来接我。”毕竟今天他也一堆麻烦等着处理,他放假了下面的人怎么办。

    挂了电话掀开被子看了看蹭上血迹的床单,自己忍着腰疼把床单撤了扔进洗衣机。边动手边想这顿饭吃得――代价真大。

        16

    李达康的专车到政府办公厅楼下时,比正常上班时间晚了将近一个小时。

    金秘书小跑着过来拉开车门,带来了一个比路上的颠簸对身体的摧残更让李达康痛苦的消息。秘书说:“李书记,易书记在办公室等您。”

    这是易学习到任第三天。

    短短三天,易学习和李达康就闹出了点摩擦。易学习到任后接手纪检监察工作,想开个常委会,面对现在波涛汹涌的反腐大潮流进行一次专题研究,简单点说就是趁着新官上任把被李达康长期压制的纪委重新定位。

    这事在他刚到任的时候就和李达康打了招呼。李达康略略思考了一下就开始打太极。说什么先把班子里的情况熟悉一下,不要下车伊始,叽里呱啦。

    今天这主肯定是来催他这件事。

    李达康不是不想看到易学习做出成绩涤荡风气。可是易学习做出了成绩,就意味着有人要进去。还有就是,懒政学习班开了两期。第一期他讲的,第二期是林市长去的。刚有点起色,易学习再一狠抓,因为怕被请去喝茶肯定又会冒出一批宁可不作为也不办事的干部。

    李达康想着先压一压易学习的势头。毕竟他拆了吕州美食城这件事影响太大,加上升任吕州代理市长又马上提拔到京州纪委使得京州人心惶惶。

    正值省里人事大动恢复元气之际,市里一定要稳住――老城区改建最近还在紧锣密鼓地考察招商谈意向,投资商听说易学习来似乎谈判并不顺利……制造业又举步维艰有几家企业面临破产……经济都要滑坡了,这种时候反腐倡廉就先靠边站吧!

   “九点半不是有个会么,这都几点了,”李达康把公文包递给秘书,握着茶杯有点吃力地下车,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跟易书记说我开会,有事等我有空再说。”

    易学习这次来到京州,算是重新认识了李达康――这独断专行的风格可是有增无减,二十多年前他就是这个作风,但当初脑袋上还有他这个县委书记大他一级限制他的权力和脾气。如今这省会市委书记,一把手,大权在握,彻底没人能够掣肘他。

    听说了前两天的星星区长一事后,他更是对李达康有了新的认识。

    官场上有些事是阳光下的阴影,大家心照不宣地盯着阳光装作没看到伟光正的另一面。很多事不能说也不能细想――比如,拿孙连城举个例子。易学习听说过这位区长因为仕途不顺缺乏上进心,不作为得有些过分。但今天光明区这个结果的一部分难道不是李达康亲手造成的?

    听闻“一一六”事件善后,京州各部门认领工人补偿款。李达康一句话给光明区套上了近两千万的任务。之前丁义珍大贪特贪,从光明区拿走了将近一半的经济积累――区财政又狠狠地被刮了一笔。山水集团的事情直到前几天才解决,大风厂的那块地就一直被扣着没有收益这才刚刚解冻,教师改制的待遇问题还需要钱,日常还得有开支吧――

    区里刮骨疗大风厂这道伤,李达康又不给任何伤药止痛,最后被网友举报沙瑞金出面,一怒之下孙连城官就没了。孙连城着实是个不上进的昏官,但错误就全归咎于他么?

    说到底。

    ――京州一言堂的气氛太重了。

    ――何况拍板的一把手:李达康。还一心扑在GDP上,党建和干部问题忽略了不少。不察人。

    造成今天京州这个干部前赴后继出问题的景象。

    一言堂的后果就是,如果一把手运筹帷幄高瞻远瞩那整个班子会很有效率。但是如果出了差错,就是一把手挨批,所有人都背着锅。

    易学习不希望看到李达康中箭落马。但是他有种直觉――如果这个风气李达康不调整过来,以后是要出大问题的。

    而他刚上任,李达康就对他想组织的这个常委会一拖再拖,甚至今天还玩起了失踪。

    易学习更觉得就算他再怎么勤勉奉公,制约李达康也有登天之难。

评论(6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