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12

         
      18

    终于确立了正式关系,开始的两天里沙瑞金连上班开会都喜气洋洋。笑起来春风十里,仿佛一排茄子花开得灿烂。

    田国富那天中午在这里和他一起吃工作餐看着他这种克制着的亢奋状态毛骨悚然。

    ――这神秘的微笑,四处飘忽的眼神暖意飞扬……看着白秘书有的时候还笑意更深。

    更可怕了。

    沙瑞金有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眯起眼端详白秘书――他低头写东西做记录,向前弯腰时胸前的西服布料就离开紧贴在胸膛上的白衬衫……褶皱也有性感的味道;为他拉开车门时候右手轻轻按着胸前的领带……

    其实眼里早已把白秘书换了个头。

    一想起李达康曾经给赵立春做了五年的大秘,就有点吃赵立春这没味的醋。

    开心了没几天,沙瑞金有点难受了――李达康跟他约法三章,说好上班时间不互相联系――那就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下班了还爱给自己加班,全天都是工作工作和工作。发短信不回,打电话直接被李达康一嗓子吼回来:“我忙着呢,没正经事别打电话。”

    于是田国富又发现不知为何,这位春风满面了没几天的省委书记开始食欲不振,吃着饭就开始恍惚。仿佛一根寒风中的蔫黄瓜。

    沙瑞金觉得这样不行。一个多礼拜了和李达康基本就没什么交流。刚把温情的棚子搭起来好不容易连哄带骗地把人弄到手,这“大好成果”不能就这么搁置了啊。

    所以晚上顶住被李达康骂的风险,沙瑞金拨了个视频过去。

    李达康最近几天被刚确定下来的老城改建全面铺开的项目计划搞得焦头烂额,晚上没事就坐在办公室看文件,烟抽了不知多少,经常把办公室的绿萝和龟背竹熏得也沾了尼古丁的气息。

    面对沙瑞金仿佛“省委很闲”一样的有事没事就企图撩撩他的举动――说实话,李达康虽然有点烦,但总体上来说还是享受的。

    心冷了许久,偶尔热了下就燎了原。

    所以李达康接起电话,“你又闲得慌了是吗?”但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忍不住板着脸面对沙瑞金――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踩进这只老狐狸的陷阱。

    李达康把手机立在文件堆上,看着沙瑞金一脸望屏欲穿的憔悴表情,抽着烟笑了。

    沙瑞金望着李达康身后耷拉的龟背竹叹气,“都说了少抽点。”

   “我还有点东西没弄完,”李达康抬手翻了翻剩下的文件示意沙瑞金,“老城改建。”突然想起什么,抽口烟眯眼说,“对了,你得感谢你派来的刺史大人,要不是他我也不能这么忙。”

   “你和易学习不是协商好‘内紧外松’了么?”沙瑞金皱眉。

   “那不是协商,那是我单方面妥协。”李达康悠悠地坐着轻转办公椅,“常委会放出去的姿态说到底是个缓兵之计,如果投资商真的有问题,总会有个结果――我得在这个结果来临之前,找到替补的人选。”李达康往椅背一靠,抬头闭着眼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

   “你这市委书记简直事必躬亲,手下的人都干什么的,懒政学习班没有效果?”沙瑞金眉皱得更深。

   “别提了。”李达康没多说,他总不能和沙瑞金说手下的懒政之风变着花样地在干部里传播,大事小事都往市委报,甚至政府部门的项目工程都报上来了,都要一把手拍板。

    沙瑞金毕竟是领导。要是实话说了估计会被训一顿。李达康掸了掸烟灰,捏起桌上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与文件对照。“我看会儿东西,视频就挂着吧正好陪我说说话。”

   “有的时候你没法从身边人那里了解到的东西,可以去网上看看。能给你提供点参考。”沙瑞金举着手机走去厨房拿了个苹果。

   “其实每天都会抽时间看看。但是网络这个东西,杂七杂八的太多。”李达康拉开抽屉把风油精拿出来在太阳穴点了点,眼睛没有离开手里的文件。想着网上的言论戾气太重,不容易在其中找出真相。

    沙瑞金啃着苹果享受地看李达康专心的样子,突然一歪头问:“赵立春对你就没啥想法?”

    李达康差点呛口烟,“赵立春对我能有啥想法?”

   “这秘书可是天天不离身,而你跟着他五年,赵立春要是想……那可方便得很啊……”

    李达康把烟屁股丢到烟灰缸里,眯眼微笑着凑近屏幕看沙瑞金:“可不是,赵立春那腰和技术可比你好。人家长得也精神,还年轻,我们那可真是干柴烈火――你觉得怎么样?”

    李达康认为对付沙瑞金这种人就应该这么怼回去。说完话满足地靠回宽大的椅背上拧开茶杯呷着茶。

    沙瑞金笑呵呵地装作思考的样子,一个苹果也吃得很香:“那为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上我,临门一脚还得现查资料?”

    李达康艰难地把茶咽下去。

    然后沙瑞金听到啪的一声,手机屏幕上飘过来视频结束的提示。

    十秒钟后接到短信。

   “mmp”

    沙瑞金笑,果然网络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容易把人带坏。

    19

   “人事最近几天我打算动一动。”

    田国富看着今天重新又精力充沛的沙瑞金。心里暗暗想省委书记最近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那您的意思是,解冻人事?”

   “嗯。最近准备再开一次省常委会吧,贪官下马朝野肃清,该干点正事了。”沙瑞金站在四楼望着窗外愈加茂盛深绿的树木,远处是密集的民居,街道车水马龙――京州正蒸蒸日上,补了一句,“刘省长年龄也快到线了。”

   “那您准备推荐谁上省长啊?”田国富笑眯眯地看沙瑞金微白的鬓角,心里已经大致知道了人选。

   “李达康。”

评论(3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