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番外小暖·夏

今天心情好好,大家夏天快乐~

    五一三天小假。

    李达康还是忙着看各种文件。一大早起来洗了把脸,陷在沙发里一坐就是一上午。

    沙瑞金起床的时候,半梦半醒没摸到身边人。蹭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达康――达康!――”

   “干什么!叫魂呢?!”李达康头也没抬地应付从楼上卧室里传来的呼唤声,他对这种赖床浪费时间的行为向来看不惯。

    沙瑞金揉着毛燥蓬乱的头发有点不情愿地开门走下楼梯,“几点了?”

    李达康姿势也没动,转了一下眼珠看看腕表,然后视线又移回手里的打印纸:“快十二点了。”

   “你可是真能睡,我的沙书记。多大人了都,觉还这么多。”

    沙瑞金听出了李达康话里的讽刺意味。笑着走过来站在沙发后双手摸着李达康的脸,抬起他的头,低下身亲了一下:“昨晚折腾得那么晚,你也能起得这么早。”

    李达康不适应这种没羞没臊,又想起昨晚沙瑞金仿佛吃药了一样的精力,脸有点红,头扭了一下躲开他的手:“行了,做饭去。”

    沙瑞金对这个扭头很不满意,弯腰凑在李达康脑袋边跟他一起看文件。

   “达康书记,这个我不喜欢。”沙瑞金一双眼笑得眯起来。右手指了指纸上的两行字,“你看,说的都是改革的大好成果,提的都是赵立春。我不喜欢他。”

   “我发现你怎么就和赵立春杠上了?”李达康嗤笑他,“沙书记,是不是明天还得专门写一篇文章歌颂你为汉东做的贡献啊?”

   “你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贡献?”沙瑞金鼻尖蹭着李达康的脸,呼吸热热地喷在耳边。

    李达康及时地察觉到了沙瑞金嗓音的微妙变化,这是要点火的节奏。嫌弃地推开他:“沙书记,你要明白什么事晚上做什么事白天做。”

   “还有,刷牙洗脸去!”李达康拿着一沓文件换了旁边的小沙发坐。

   “然后去做饭。都中午了就知道睡觉。”


    沙瑞金把饭菜端上桌,看了眼李达康:“一会跟我一起看个电影吧。春光乍泄,怎么样?”

    李达康过来帮着拿餐具,听到这话忽然愣了一下,“这什么破名啊?毛片?”

    沙瑞金噗嗤笑了,“哪跟哪啊?我是那种人吗?”

    李达康想起床上的各种花样,笃定地来了句“你是。”

    沙瑞金挑眉:“来吧来吧一会看个电影放松一下。”

   “看个屁!那么多事儿没干呢――你这省委书记这么闲还这么会享受,有一天腐败进去了我坚决不去探望你。”李达康端着盘子悠悠走了。

    沙瑞金看他背影:“我那是懂得劳逸结合。我不管,好不容易放个假,你是不是应该陪陪我?咱们平时也不常见面。”

    李达康白了沙瑞金一眼,“这假放三天呢。等着吧,我什么时候弄完了工作什么时候再说别的。”

    沙瑞金撇了下嘴,但还是笑着。

    李达康在客厅摆着餐具。沙瑞金盛出最后几道菜,听着外面夏季独有的躁动声音和些微的人声车声混在一起,心里生了暖意。

    阳光已经开启了灼灼刺眼的模式。树木生枝发叶,青色常绿的云杉尖端长了嫩绿的小芽;榆叶梅败了花朵,叶子却生出一片翠色。

    夏天到了啊。真是喧嚣呢。

    桌前的人皱着眉看他:“发什么呆?把菜端过来。”一副市委书记使唤秘书的样子。

    沙瑞金带些慵懒地笑,端着菜走过来,眼睛不离李达康清瘦的脸庞,眉目如淡雅的水墨晕开的:“真好。”

   “犯什么傻呢?”李达康看着沙瑞金那种暖意洋洋的眼神,忍不住笑了――他拿他真是没办法。总是被轻易融化在这种温馨的气氛里。

    ――然后沙瑞金就没把持住,他最看不得李达康笑。

    把人压在沙发里,转手去拿茶几上放着的凡士林。――李达康家里这东西现在多了不少。

    李达康瞪着他:“沙瑞金!大白天的你给我忍着点!况且老子还饿着!”想挣扎却被沙瑞金死死压住。

   “你别动!”

   “你他妈是不是吃药了?!从昨晚到现在这么能闹腾?!”

   “说什么呢,你就是我的药。”沙瑞金还是一脸没羞没臊。

    一边亲着身下压着的人,一边拧开凡士林的盖子――然后发现里面干干净净。

   “我能不能……去楼上拿一瓶新的?”沙瑞金有点尴尬,嘴角有点抽,手里还保持着拿着盖子的姿势。“要不然,你同意的话,我直接……”

    靠,敢情不是你疼。

    李达康咬着牙看准时机一把推开沙瑞金――抢过他手里的空瓶,又顺手抓过了电视机柜上的空瓶二号,然后下了力气往沙瑞金身上扔。

   “你是不是精虫上脑了?啊?!”

   “别吃饭了!跟凡士林过吧!”

    说完看着沙瑞金被打得有点蔫的状态,李达康又反省自己是不是反应过激了点。

    可是毕竟,白天没做过啊――再说。光天化日下做这些事,他总觉得像犯罪。

   “喂,吃饭吧。下午陪你看电影。”

    李达康用手碰了下沙瑞金的肩膀。

    却被刚刚看起来都颓了的人拽进怀里,猝不及防被亲了一口。沙瑞金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好,你说的。”

    李达康被圈在他怀里,一脸的生无可恋。

    大概这辈子走过的最长的路,不是金山那条路,也不是背锅之路。

    是沙瑞金的套路。


    外面的阳光铺满大地。

    草叶叶脉都是金色的。

    温度也不断飙高。

    夏天是到了。

评论(45)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