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20

           35

    祥香阁拿到北临江园的标的那一刻,是懵逼的。

    远大是内定好的中标人,都知道远大董事长付河东和市财政局副局长刘思源交情深。其他的公司只是做做样子来陪标。怎么就突然落在了自己脑袋上?

    没有喜,全是惊。

    一周前。

    聚龙台酒店。一个隐蔽的包间里。刘思源,付河东,和远大总经理陈定屿,远大人事部门主管田奕聚在一起。

    陈定屿和刘思源是大学同学,他在其中搭桥,付河东才结识了刘思源。两个人都喜欢下棋品茶,脾气趣味也投缘。

    刘思源这个人,重义重利。从结识付河东起,远大看中的许多政府项目只要打一声招呼,公开就变成了内定。

    包间里回荡着清幽的琵琶曲。

    付河东给刘思源倒酒:“按照你们政府规定,很多标不是应该过一段时间才开始招吗?这次怎么这么急?”

    刘思源侧身扶着杯,深红色的液体溢着特别的香气如丝绸般滑入杯底。

   “这不是,李达康要升省长,急着交接,估计还想最后捞个成绩。”刘思源白胖的手掐着杯口晃着酒,“李达康今天给领导小组开会,还说了这么句话,”

    学起李达康说话,刘思源向来是一套一套的。刘思源经常给一帮狐朋狗友说起李达康,俨然是某种意义上的讲笑话。他此刻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滚圆的脸上压着眉,还刻意放低了声音。挺着肩,右手食指一个个点过在场的人:“京州市委,不怕你们办错事,就怕你们不办事。”

    三个人都被他逗乐了,陈定屿笑着:“你们这位书记,为了政绩是真努力啊。”

    付河东插话:“等他上了省长,你们就不必天天被他压榨了吧?”

    刘思源看了眼付河东,摇摇手,“他又不是去别的地方当省长,不是还在汉东呢吗?”

    田奕听着他们聊了半天,缓缓吐出一口烟:“你们书记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你们怎么办事都可以,拿出成绩就行啊?”

    刘思源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李达康天天是满嘴的党性,实际吧,谁不明白党性赚不来政绩?为啥每次都市委书记挂名其实不干事,那说到底不就是事儿是下面人办的,上面的人等着收割成果吗?”

   “咱这么想,就前一阵丁义珍那个事,李达康心里肯定明镜儿似的――那有的事你一襟正气就是办不成,所以脏事儿总得有人干。李达康不可能不知道。”

   “你还别说,我对你们这个书记还真是感兴趣,不干点违法乱纪的事儿还能上位那绝对是本事,”付河东放下杯,“可惜了,这个人太冷,近不了身。不然说不定能做个知己。”

    刘思源喝着酒笑他:“你要是有一天真的和李达康能成朋友,那大概是陨石撞地球了。老婆都进去了人家依然稳坐如钟。”说完肥胖的身体前倾,宣讲一样带着戏谑的语气:“无情无义啊。”

    几个人呵呵地笑。开心之后付河东说了正事,“北临江园那个标,思源,我要了。”

    刘思源跟着琵琶曲敲着手指,一双狭长的眼看着杯中色泽迷醉的酒,“眼光不错,好地方啊。”

   “现在做景观的太多了,远大想和别家抢饭碗,就得要个拿得出手的好项目。北临江园是最合适的。”付河东一件黑衬衫,干净的寸头。五十多岁,看起来却是年轻的精英模样,笑着,“那就得麻烦弟弟了。”

    陈定屿适时举杯,“这地方可美着,天时地利,远大入驻就是人和。肯定能打造成京州一张名片。”杯子高举,“来来来,为了这个项目的顺利实施,干杯。”

    之后就是招标前夜,刘思源接到财政局钱局长的电话。市委的令,北临江园指名不能给远大。原因别问。

    饭都吃了,钱也收了――也只好都退回去。付河东很不高兴,甚至可以说是怒发冲冠。他质问刘思源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思源只能如实告知――他也不知道,市委直接下的通知。

    付河东挂了电话。他有种不太妙的直觉――这事儿或许和前几天财务部门主管王峰廷那起车祸有关?莫不是被警方盯上了?

        36

    李达康睁开眼的时候,沙瑞金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床边正在打领带。

    一缕阳光侧侧地从窗帘中间的缝隙中斜下来。李达康挪挪窝抬起手臂遮住刺眼阳光。想日子如果是这样的就好了。可只要睁眼要面对的就是一堆麻烦,不得喘息。

    烦躁的情绪又冲上来。

    沙瑞金听到身后被子摩擦的声响,走过来坐在床边看李达康,轻声说:“再睡一会儿吧。”

    床上躺着的人手臂盖着眼睛,长呼一口气:“不睡了,一堆事等着我呢。”

   “我得走了。”沙瑞金最后往上拉了下领带,扭头要去拿外套。手却突然被李达康抓住:“等等。”

   “我如果有一天出事了,你会不会帮我一把?”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忧心忡忡的认真表情,噗嗤一下笑了:“有我看着,你能出什么事?”

   “放心,你会顺利搬进省委大院的。什么事都会平安过去的。”沙瑞金帮他掖上被子――虽是夏季,可早晨还是有点凉的。

    去往视察的路上,田国富看着沙瑞金打开手机,看了一会儿眉便锁得越来越紧。他知道是什么事――他也才看完,并正想和沙瑞金说。

    政府对江宿区拆迁事件的澄清声明刚发出去,舆论风向却在昨夜已悄悄地变了。

    他打从坐上车便开始浏览着网上的评论,想看李达康发的那篇声明有没有效果。结果却看到了那些恶语相向,和一大批热度不低的长文章――事情果然还是往坏的方向滑去了。李达康早上问的那句话,真不是什么好兆头。

    ――所谓的“汉东省京州市委书记的黑料”借着这次“拆迁门”事件不断地被挖出来。

    首先,这位市委书记曾是现今被中央双规的赵立春的大秘。

    然后,二十年前金山的事情被人重新贴出来,连续三天的动员会逼死人的事被文字巧妙修饰之后,塑造出了李达康一个极品心黑官僚的形象。同时指责李达康为了保住仕途把兄弟推上去顶雷,联系起这次拆迁出事把于成林背锅被撤职是一样的套路。

    文章句句在质问为什么人命案件一出,追责就只追最下面的那个官员?一把手去哪了,没责任吗?

    由此就开始偏离拆迁这件事本身。开始挖李达康这个人。

    在林城开发做的一切不断有人歪曲。说当年负责开发的副市长腐败跑路,在完全支撑不下去的时候,这位市委书记还是决定等待大企业入驻,不给小企业机会――好机会在书记心里都属于大财团。

   “一·一六”也又一次被拿出来说。由头是李达康给光明区规定了一个礼拜之内必须拆掉厂房,才出现那夜惨案。而之后为了平息事件,消除影响,还拿出巨资去帮助一个负债累累即将破产的企业――因此网友评论,这位书记只有出事了才会想着解决问题。

    还为了GDP,杀贫济富。那些排放量不达标准被勒令关闭整顿的小企业,一股脑地冒出来,绝口不提排放量的事,说什么关闭厂房强制拆迁只为了给即将入驻的五百强企业腾地方。

    还有呢。有人说贪污的欧阳行长是李达康妻子,逃跑的丁副市长是他直系下属,这俩人都进去了,为什么这位书记一点都没受惩罚?反倒是稳稳地身处高位?

    评论区就更不用看了,字字句句都能把一个人扎出血。

    沙瑞金饶是有心理准备,一篇一篇翻下来,后背也出了一层冷汗。

    最后一击重拳是一篇最要命的,偏偏热度最高。

    内容总结了以上所有的精华,题目是:


    为了上位省长不择手段。

评论(2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