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26

                46

    沙瑞金有两秒钟的愣怔迟疑。

    李达康没给他太久的考虑时间,站起身大步走向门口去拿外套,手一拽,黑色的外套扽在衣架上,与人差不多高的衣架轰地塌下来,刮倒了鞋架。鞋架一旁的花瓶也没能幸免,被碰了一下顺着惯性翻倒破碎。

    撞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摩擦撞击声,和瓷片崩裂的炸响。

    李达康想把东西扶起来,但仅仅是一个念头而已,手里没什么动作,自己闷声拿过公文包就要离开。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不管不顾地跨了几大步越过地上一片狼藉,踩过打破的鞋架旁的花瓶碎片。死死握住李达康要去开门的手腕。

   “对不起达康,我说错话了,我只是太着急了,不是不信你。”

    沙瑞金手劲不小,李达康也握着拳僵持着力度。

    沙瑞金能理解李达康现在的心理状态经不起刺激,确实是他考虑不周说话不过脑子,他想缓和一下凝重的气氛,小心翼翼地松开手摊开一个抱歉的手势,笑容重新绽开:“你看,达康,不至于我说错了一句话就把我家都砸了吧。”

    李达康没什么血色的手腕留下一片白印,又慢慢变成红色。他最近确实太敏感了。看着沙瑞金的笑容,和他一直温润的眼睛,想了想把公文包再一次放下。

   “对不起。”扶起倒落的衣架。

    沙瑞金松了口气,伸手握住李达康收拾狼藉的手,温暖的掌心像是一眼泉流淌出不可摧的力量。他拉着人重新跨过散落的花泥饰品,笑起来:“不用管那些东西了。先休息一下,最近累了吧。”


    李达康极少在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神情。

    沙瑞金望着他因为欲加之罪而憔悴的眉眼:“跟我说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达康新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多半才缓缓开口:“我被人监视了,有一卷录像带在远大集团手里。”

    沙瑞金垂眼盯着冒着已经冷下去的茶水:“录像带主角是我和你对吗?”联想到刚才李达康不让自己去他的市委宿舍,还说了句“沾了你”,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我没看。”李达康吐出烟,皱眉眯眼,“当时听说还有个录像带的时候,说实话慌了,所以根本没想去看。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不过肯定是我们的事。”

    沙瑞金挑起眼看李达康,:“那么珍贵的影像资料你居然不给我拷一份回来。”

    李达康阴森的眼神像给猪剃毛一样狠戾地刮过沙瑞金的周身:“你还开得出玩笑,看自己的黄片很舒服?”

   “咳,”沙瑞金只是调和一下气氛不让两个人都是像办丧事一样的表情。可被李达康凶狠的眼神舔过之后,他觉得还是严肃点好,“那,提出的条件是什么?”

   “他们集团有大问题,让我帮他们逃避警方视线争取时间。”

   “你答应了?”沙瑞金笑不出来了。

   “我有不答应的条件吗?”

   “你都没看录像带里是什么就答应了?”沙瑞金扶着额头,他突然也想抽根烟。

    李达康厌烦地用力按着烟头,没做声。沙瑞金看着他家可怜的小白瓷茶杯里的一坨灰烬和一截橙色的烟屁股,不禁想下次李达康来之前还是买个烟灰缸吧。

   “通过操纵舆论让你先踏进他们准备好的圈套,然后趁着你急着摆平影响以顺利升官再用录像带逼你服从他们的安排。”沙瑞金捧着茶排布着思路,“算盘打得不错。”

    李达康开始叙述问题时就没敢提升官这个事,面对沙瑞金提升省长,他有点底气不足。毕竟如果没有升迁的事情卡着,他也不至于到这步田地。

   “你做事之前为什么就不跟我商量一下呢?”沙瑞金吹开茶叶喝茶,目光停留在李达康垂下的眼睛上,“毕竟我也是录像带里的主角吧?你把我放在哪了?”

    李达康续上烟,自顾自抽烟像没听见一样。

   “公安查到了他们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赵东来没和我细说,只说有个谋杀案,付河东――就是远大董事长跟我说他们一个财政总监出车祸死了。公安好像顺着案子查到了远大。”李达康回答时迟疑了一下,他约莫这些话说出去一定会被骂。

    果然,沙瑞金坐不住了,蹭地站起来在客厅里踱步:“谋杀案?!这么大的事情你也敢答应?李达康你胆子是真大。”

    也是,胆子不大就不是李达康了。

   “你有没有计划?你没法直接插手这个案子吧,你打算怎么转移警方视线?”沙瑞金站定望着他。

    李达康默默抽烟,幽幽地回答:“我还在考虑。”

   “如果事成之后你拿不到录像带怎么办?”

   “我……不知道。”

    沙瑞金彻底无语了,他想发火。很少有人能够激怒他――但是李达康这个事办得是真蠢。蠢到不可理喻,他能理解李达康急迫的心态,但是无法忍受这个冒失的行为。

    李达康又一根烟燃尽了。

    沙瑞金走过来点了点李达康的肩,示意他抬头看他。他无法相信李达康在这件事上的判断力了,只能亲自出手。

    沙瑞金居高临下地看着李达康,平稳的语速不快不慢:“做三件事。第一,跟远大说,要看一遍录像带。第二,跟他们讲清楚,帮他们可以,但是得等舆论完全平息之后情况稳定了,才能帮他们的忙,在这之前他们自求多福,这样给咱们争取点时间。第三,录像带交给第三方,事成之后,直接把东西送到你手里。”

    李达康仰头看着沙瑞金俯视的视角:“第三方?谁?能安全吗?”

   “总比放在远大手里安全吧。至于人选你就不用管了,我找。”

   “如果有备份怎么办?”

   “假如真的有备份,那就只能随机应变了――想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人,下场一般都很惨。”沙瑞金笑得云淡风轻。

   “至于你,达康,你这事办得太蠢了。”沙瑞金摸着他毛燥的脑袋,难得地被接受了而不是被嘴炮怼回来,“以后有什么事,先和我说行不行?”

    李达康靠在沙发背上,肩松下去:“我就这一次马失前蹄。好了别磨叽了,我想睡一会。”

    沙瑞金无奈,“在这睡会着凉的,需要我把你抱上去吗?”

   “你家最近没换纱窗吧?”李达康终于露出了个放松的笑容。

    窗外夜色如墨。星光点点。

评论(34)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