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人民的名义|【沙李】余生28


                   49

    散了会,李达康掐着新买的还不是很熟悉手感的茶杯,脚步急促地小跑下台阶。金秘书在身后拿着李达康的西装外套,也迅速跟着他下了楼。

    沙瑞金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李达康的白衬衫消失在门口停泊的汉0·00009中,又一直目送着车离开办公厅前柏油路的尽头拐弯处。

    白秘书在沙瑞金身后,试探性地问:“沙书记,您最近好像对李达康书记很关心?”

    沙瑞金转过身看了秘书一眼:“你从哪看出我关心李达康?”岔开话题,“你给易学习打电话,告诉他今天下午来我这一趟,我想和他聊聊。”


    下午五点多,付河东正驱车往家里赶――他刚刚去青年路那边看了一个项目,很不合心意。此时有点心烦。

    景观这块远大属于刚刚入门,确实急需一块未开发的合适地皮。可北临江园,政府又不给。南临江园又有做了很多年景观的万晟在盯着。从他们嘴里抢肉不容易。

    何况正值风声四起之际,喘息都难。生意命途两两兼顾也是个技术活。

    手机响起,付河东看了一眼,笑着接起来:“李书记。”

   “今晚七点,带上东西,出来谈谈。”

   “好嘞,”这两个字付河东转了好几个弯拐着说,油腔滑调,“那我到时候去接您,还是之前的那个路线,您先自己打车出来。”

   “对了,你自己来,别带你那个小兄弟。”李达康特别看不上陈定屿。

   “好好好,没问题。”付河东握着方向盘笑。

    付河东爱和比自己境界高的人打交道。经商这么多年以来,鉴过的人不少,但是可以这么说,没有一个人比李达康给他的印象深。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只有一个词能形容――文武兼备。

    刘思源之前跟他们提起李达康总是一副嘲讽样子,付河东自从第一次见了李达康,回头想起才悟出来那不是嘲讽――那是嫉妒。

    因此对李达康,付河东是又欣赏又敬佩。如果有别的办法,他是真的不愿意拿这盘录像带威胁他。付河东心里有点小风骨,他真的不爱做如此下三滥的事。

    可是不能再拖了。昨天听说下面的一个兄弟被公安抓去了解情况,那是离真相已经很近了的一个人。虽然付河东对他的口风有信心,但是公安从抓人到放出来无声无息,这种突然袭击实在可怕。


    李达康那晚和沙瑞金聊完,便定了心。此刻进聚龙台,一扫急躁气息,步步沉稳。

    付河东这次订了一个小包厢。这次桌上只有清汤寡水几道菜,无酒,一壶好茶在不菲的紫砂茶壶里蕴着,壶口飘出来三两丝白气。

    李达康拉开门,一套黑色西装穿得利落。

    付河东不再谄媚地迎上去握手打招呼,他知道这在李达康眼里会很落俗。所以他只是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精准控制着面部表情,笑容自然:“李书记。”

   “今天点的都是清淡的菜。您尝尝。说真的,这家的海参龙虾做得没有这些菌菇小菜强。”

    李达康压着领带,拉开椅子坐下来。

    付河东拿过茶壶斟了两杯茶:“上好的碧螺春。您试试,‘香煞人’真不是虚名。”

    李达康看他推过来的一盅茶。想了想,拿过来闻了闻,品了一小口。

   “确实不错。”李达康给了他面子,之后就准备开口谈正事,毕竟没有长此逗留的打算,“付总――”

    付河东打断他:“叫我河东就行。”

   “付总,”李达康没改口,“凡是交易,都有个验货的过程。那盘东西毕竟关系到我身家性命,我需要看看。而且,我们把东西交给第三方保管,事成之后再无瓜葛。”

   “可以。”付河东答应得爽快,“可我们最近被公安背地里查得紧,老底都快被翻出来了。我这一颗心天天悬着。您要是再拖时间不办事,这桩交易可是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李达康望着付河东冷起来的眉眼,笑起来:“付总啊,这舆论影响刚刚平息下去,总得等我缓口气吧。”

   “您要是缓气了,我们可就没气了。”

   “不如你跟我说说,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我或许可以帮你们出谋划策呢?”

   “李书记,你嫌我们死得不够快是不是?跟您说了我还能留个全尸吗?”付河东埋怨地看了李达康一眼。

    两个人均是一笑。

    付河东感觉到李达康态度的缓和,努努嘴:“李书记,上次那一桌好菜我扔得心疼啊!鱼虾无过,浪费有罪。这今天都是些青菜蘑菇,您就赏个脸尝尝呗?”

    李达康扫了一圈汤汤水水,笑意深深:“不是一家人,不吃一锅菜。”

    付河东一愣,叹气,幅度很大地摆了下手,脸上现出烦躁神情:“唉!行行行,算了!”说着招呼门外等待的服务生:“这些撤了撤了!全扔了!”

    李达康挑眉打趣他:“心疼吗?”

    付河东猛喝了一大口茶:“哪是心疼?那是心都碎了!早知道您想要的东西和我们不一样,可我还是自不量力想试试。唉,走不得一条路,难做朋友。”

   “不如录像带还给我,我交你这个朋友。”李达康眉眼含着傲气,笑出了几分难述的风雅。

    付河东撇嘴,借用刘思源那句话:“能跟您做朋友,那大概得等陨石撞地球了。”

    沙瑞金半夜被李达康的电话吵醒,李达康阴冷的声音低低地问了句:“睡觉呐?”

    得到沙瑞金迷糊的回答声电话那头就炸毛了:

   “睡个屁!起来看黄片!你不是爱看吗!”

    沙瑞金吓得骨碌着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微信看到李达康发过来的三分钟的小视频。

    是沙瑞金深夜来访的那天,视频里是夜里黑白的颜色――两个人在床上接吻,突然李达康一个翻身压上来就开始脱衣服,带点疯狂地在沙瑞金口中索求。然后……

    好吧那天幸亏没带凡士林。不然就真成禁片了。

    沙瑞金摸着脖子,回忆了一下李达康吻在上面的热度。看着李达康跨坐在自己身上,在视频里能看到形状好看略显单薄的背部。沙瑞金有一种想把完整版找回来存起来的冲动――这可比懒政学习班好看。

    他把电话打回去:“我说,明明是你主动的,怪我干什么?”

    李达康看完之后心情是久久不能平复。额头上暴着青筋接了沙瑞金的电话。

    于是沙瑞金就听到电话那边一句中气十足的:

    “去你大爷的!”

评论(2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