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朽斋

北冥有鱼,众人食之

以国为家


只是个脑洞,瞎写
―――――――――――――――


腊月二十八,一场三十年未遇的大雪,染了天地素白。

雪花纷纷扬扬飘洒。

杏枝回家过年了,偌大的房子里只剩李达康一个人。他性子冷淡,素与八方亲戚不熟,为人苛刻谨慎,同僚之间也无多来往。

故而进了腊月,门庭冷清。今年欧阳菁也离他而去,更是寂寥。

还好,还有个沙瑞金,孤子无亲眷,同是天涯飘零客。昨天沙瑞金偶然听说李达康一个人在汉东过年,当即打电话和他说今天一起坐坐。

自打李达康省长走马上任后,两个人越觉得对方与自己性格脾气相投,工作中磨合得很好。虽然两个人大不同:一个沉稳一个谨慎,一个稳扎稳打,一个敢拼敢闯。但也因了这,两个人互相欣赏,坐在一起赏雪把酒话人生。

一壶二锅头,两个素净白瓷杯。

不是青梅煮酒,但有知己相邀。

窗外不时响起鞭炮的噼啪声。沙瑞金仰头,醇香的液体一路火辣地烧到胃中。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笑着看李达康也同样。

李达康借着酒意,扬着头朝沙瑞金举杯:“沙书记,你知道我曾经一直想做个什么样的人吗?”

“其实这些有条条框框捆手捆脚的工作烦透了,”李达康有些醉了,两酡红飘上脸颊,“我曾经,很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

沙瑞金拄着头,歪头笑看他陷在回忆中的表情。他对李达康,不知何时起似乎有了种莫名情愫,想靠得更近。他却深知不可。

李达康说得开心:“您看过金庸小说吗?仗剑天涯,美人相伴,我可以竹林抚琴,吟诗唱曲。”李达康打着手势,眯眼作拔剑弹琴势。

沙瑞金弯着嘴角看他开心样子:“那现在呢?”

“现在啊……”李达康垂下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淡眉雅目朝着沙瑞金静静地笑,“心里只有家国人民,风月缱绻早随风逝。”

沙瑞金望着他清朗眉眼,心动了动:“今日恰好有时间,不如放纵风花雪月。”

“我听说你文笔很好,早就想和你切磋一下了。”

李达康一怔,“好啊。”站起身脚步几分不稳,去找他练字的案几。

他爱书法,爱墨中天地。只是没这个闲暇,已多年未动。可身边却一直舍不得丢了笔墨宣纸。欧阳菁跟着他奔波,每次搬家都埋怨他文人底子放不下。

他吹吹笔上落的灰,想起往事心中五味杂陈。骨节分明的手有些生疏地研墨铺纸,提一管狼毫。

“您先来?”

沙瑞金笑着摇头,一泊如水温柔目光:“你来。”

李达康总能看到他这个眼神,那不符合政治家的暖意。他不适应,往往移开目光,轻易忽略了他眼中对他的特别。

可今天,许是酒精作用下,那双眼中盛放的温柔却像在心里生了根,李达康居然有些贪恋。

笔蘸饱了墨,他想着四季轮转流年不返,疏疏写了几行:

春含三江里,夏蕴五山中。风起沙月冷,雪覆人径寒。

之后便再写不下去。他只觉想说的春月夏花太过空泛干瘪。闭上眼只浮现出生动的人间图卷,江山和百姓,伴着数年奔波感慨入了心。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沙瑞金不知看透了他什么想法,贴着他肩膀,侧身,右手轻柔地将李达康手中的笔拿过来,他说:“咱们合作吧。”

李达康看他一竖行楷写得行云流水。结体遒美,沉雄朴茂。他挑眉,夸沙瑞金:“沙书记深藏不露,字写得真好。”

沙瑞金侧头看他:“你字也不错。法度严谨,骨力洞达。”李达康这字确实漂亮,有无法言说的风骨,那是种骨子里迸发出的刚劲。

笔在两个人手中交替着龙飞凤舞。李达康只觉每一次交换笔时的肌肤相接,都惹得他皮肤热度上升一分。他有点无心再写,沙瑞金倒是神态自若才思泉涌。

李达康把笔递给他,与他人共书一文还是第一次。

沙瑞金看他最后落下的那句,开玩笑地挑眉问:“达康书记是不是悲观了些?”

李达康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沙瑞金擦着他手腕摸上笔,李达康低眉抽回手,手腕上蹭过的部分有些烫。沙瑞金倒是十分自然。他提笔闭着眼想了很久,回头朝李达康斜了下嘴角笑:“那我收个尾吧。”

李达康看他写的那几行,波澜壮阔。

笑说这个收尾够气势。

沙瑞金凑近他耳边,唇擦着他耳垂说:“还想加一句,不爱王侯将相。”

李达康心跳漏了一拍,他不知自己怎么了。硬生生掰过头:“不恋儿女情长。”

也不知为何要这么说。就是脱口而出。

沙瑞金一愣,离开他耳边,笑如春风过境,可与刚才相比多了一分疏离。他敛目收住所有的思绪,到此为止。也只能到此为止。

李达康强迫自己胸膛里加速的跳动安定下来,从头看了遍全文。

他长舒气,笑道:“好像写得还行啊沙书记。”只是不敢看沙瑞金。

沙瑞金重新坐回桌前端起一盅酒,眯眼看窗外大雪飘飘洒洒:“嗯。此生,以己奉国。”

李达康也顺着他目光望窗外的纷纷扬扬。天地大雪。他心绪定下来,冷静下来便知道刚才的心动是什么――他只当那是偶然。同是畸零人,心漂泊太久。

提笔在纸上最后添了几句,最后一笔很用力。

李达康放下笔坐下来,清瘦的脸对着沙瑞金,沙瑞金坦然地望着他一双清亮的眸子。良久,李达康仰头喝尽杯中酒笑说:

“嗯,以己奉国,以国为家。”



          春含三江里 夏蕴五山中

          风起沙月冷 雪覆人径寒 

          岁月欠安稳 国道少定数

          仰首日月美 放眼山河壮

          俯望人间苦 何救人心恶

          为仕难清廉 为民难欢颜

          苦笑岁月狂 银丝两鬓缠

          铁马冰河远 旌旗梦中扬

          命途波折久 终南无捷径

          蛟龙无云雨 亦非池中物

          规矩守方圆 律法定八疆

          新章启盛世 改革无苑囿

          歧路开混沌 四方多辐辏

          不爱王侯将相

          不恋儿女情长

          以己奉国

          以国为家

   

 




――――――――――――
诗里哪句谁写的大家猜吧

评论(18)

热度(188)

  1. 江北白木朽斋 转载了此文字